1. 首页
  2. 高辣
  3. 可爱
  4. 248除却巫山不是云(62/62)

248除却巫山不是云(62/62)

uī头在妈妈滑腻、湿漉的yīn道口研磨着。趁着妈妈沉醉在柔情蜜意中时,我用力一挺,只听“滋”的一声,我那粗长的、**的yīn茎下子cha||jin了妈妈滑腻、湿润的yīn道里。硕大圆润的guī头触在yīn道尽头那团暖暖的、软软的、若有若有的肉上。

    毫无防备妈妈被我这一下子插了个措手不及:“噢,小坏蛋,你想**死妈妈啊?”

    妈妈放浪地娇叫着,两条hun||yuan、丰腴的大腿缠绕在我的腰间,两条圆润、bai||nen的双臂紧紧搂着我的脊背,滋润、腻滑的,内壁微带褶皱的yīn道紧紧夹迫、套撸着我**的yīn茎。快有一年的时间了,我的yīn茎终于又cha||jin了妈妈花蕊般娇美、诱人的yīn道里。

    “妈妈,为了我们的女儿,你受苦了,儿子得让你快乐快乐。”我抖动着pi||gu,快速地、用力地**着yīn茎,每一下硕大圆润的guī头都触在yīn道尽头那团暖暖的、软软的、若有若有的肉上。妈妈被我**得娇喘吁吁,淫声连连,扭动着腰臀配合着我的**,yīn道张弛有致地收缩着,一阵阵“扑哧扑哧”既ci||ji又**的声音顿时充满了整个房间。

    妈妈微睁着秋波流转的一双秀目,略含羞涩地说:“小色鬼,你也知道呀。”

    我趴在妈妈的身上,**粗长的yīn茎深深地插在妈妈的yīn道里,硕大的guī头触在十八年前曾蕴育的地方,半年前,我和妈妈**的结晶又曾在那儿蕴育。

    “是啊,怎么也是我**妈妈的结晶啊。”

    “哎呀,小坏蛋,把妈妈都羞死了,说得那么难听,”妈妈把脸埋进我的怀里,娇嗔道:“还不是你这个小坏蛋把妈妈弄成这个样子。”

    妈妈在我身下扭摆着身体,生育过我和妹妹的yīn道滑腻、湿润,紧紧夹迫、套撸着我的yīn茎。

    “妈妈,我们再生过儿子吗?”

    “哼,你想得美呀!”妈妈的yīn道用力一夹我的yīn茎,随即就娇羞地说:“我可不想再有一个不知道该是儿子还是孙子的坏小子欺负我。”妈妈丰姿姣媚娇艳迷人的玉靥浮现出如登仙境似的畅美春笑,凹凸有致香肌玉肤的娇躯透着晶莹的点点香汗无力地躺在我的身下。丰腴、肥美的pi||gu用力向上挺起,滑润的带有褶皱的yīn道紧紧夹迫、套撸住我的yīn茎,yīn道深处那团软软的、暖暖的、若有若无的肉张弛有至地裹吮着我yīn茎硕大、圆润的guī头弄得只我感觉guī头被妈妈那柔嫩滑腻温热的yīn道套撸得得恍如有无数在爬行噬咬似的奇痒钻心,且一股股**蚀骨无法言喻的kuai||gan袭遍浑身,只透骨髓。我yīn茎一阵急剧地收缩,存蓄了许久的jīng液喷射而出,强劲地注射进妈妈的yīn道里,妈妈被我的jīng液冲击得忘情地yin||lang地叫着,紧紧地把我搂在她的身上。

    妈妈做过两个孩子的妈妈,但是她的容貌还是那么年轻漂亮、肌肤细嫩、身材婀娜,而她的气质又始终保持大方文雅雍容华美本色。在妈妈身上表现出来那种成shu||nv性的风韵是了令我着迷沉醉的。更令我欣慰的是:妈妈的**就象所有的中年的成shu||nv性一样旺盛,在床上的反应敏感、热情、yin||dang,稍加挑逗便如醉如痴、柔若无骨,真是千娇百媚,仪态万千,抱在怀里使人心旷神逸,总也舍不得放开,十分动人。

    我想:她在床上动人心弦的、令人迷醉的那一份羞赧,**的shen||yin、迷离朦胧的眼神、yin||lang火爆的动作,肯定也是天下无双的!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