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
  3. 校霸的心机初恋
  4. 分卷阅读20

分卷阅读20

    霍闻达听到江易寒如此“胆大包天”的话,瞠目结舌了一会儿,还没反应过来,那头就已经挂断电话。

    江易寒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就不再失眠了,每天睡得早也睡得好,醒来的时候阮妈妈已经做好了早餐,见他从客房出来,赶忙压低声音说:“轻一点,别吵到小溪了,她昨天学习到很晚,让她好好睡个觉。”

    “恩。”江易寒尽量不发出大的声响,简单的洗漱之后便坐在饭桌上享受阮妈妈的爱心早餐。

    阮家的一日三餐都比较清淡。

    早餐也是比较简单的白粥、泡萝卜跟煎鸡蛋。

    江易寒过去三餐不规律,而且口味又比较重,三天两头嘴巴就上火,现在就强多了,只是经常感觉嘴巴快淡出鸟了,偶尔会跑到公交站那边的铁板烧摊子买一碗炒粉吃。

    阮妈妈一边剥着鸡蛋壳一边抱怨道:“先前单位里说招保安跟阿姨打扫卫生,其实也没多少钱,这么多住户摊一摊,每个月每家也出不了几个钱,但那几个老头老太太一辈子抠门,让他们一月出几十块,都跟要了他们的命似的,这倒好了,现在咱楼里的感应灯坏了,又不知道要拖多久。”

    “小溪她爸又不会换,前些天我们又忙,趁着这放假,说什么也要找人来修了,小溪都说了,前天上楼的时候差点踩空。”阮妈妈越想越来气,“明年就要高考了,一分一秒都耽误不得,这时候你们几个孩子要是摔断腿了,那不是害了你们吗?”

    “本来这灯坏了我就想找人修,就是这心里憋屈不过,前几次要么是我家找人修,要么是你表姨,其他人跟没住在这楼一样,尤其是五楼的,先前我家找人修了,没过几个月坏了她还反过来说我家。”阮妈妈吐槽完之后才心理平衡一些,“也不知道那些师傅有没有空,诶,这有物业就是好,我同事住别的小区,楼道里的灯坏了,第二天物业就找人来修了。”

    江易寒若有所思的点头。

    之前他也知道感应灯坏了,不过对他也没什么影响,毕竟他闭着眼睛上楼也不会摔倒。

    他中午不到,就跟阮家借了梯子还有一系列工具。

    阮溪醒来的时候快十一点了,不慌不忙的洗漱完,趿拉着拖鞋来到客厅。

    厨房里传来一阵阵香味,她凑了过去,“妈,在卤肉啊?”

    “恩。”阮妈妈转过头来,“正好,锅里温着粥,我这卤蛋瞧着也好了,你尝尝。”

    “哦,江易寒回去啦?”

    还真别说,家里有这么一个男生,她的确不是那么自在。以往放假,她爸爸也都是在银行加班,要么她一个人,要么就她跟她妈,她可以放心大胆的穿带胸垫的睡裙就好,今天就不一样了,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穿上bra,连昨天洗完澡换下来手洗过的内衣nei||ku她都没好意思晒在客厅的阳台。

    “没呢。”阮妈妈一脸欣慰,“这孩子是热心肠啊,听我说感应灯坏了不方便,就自己去修了。”

    阮溪瞪大眼睛,“他会修?”

    “我一开始也担心呢,结果他把一楼跟二楼的都修好了。”阮妈妈感慨,“比你爸是强多了。”

    阮妈妈平常没少在女儿面前吐槽丈夫,什么都不会,下水道堵了不会修,连搬一桶水一袋米上楼都累得半死。大概正因为如此,现在江易寒这个才刚成年的高中生会修感应灯,在朴素的阮妈妈心里,那真是太能干太厉害啦!

    阮溪打开门的时候,江易寒已经坐在梯子上认认真真的修四楼的感应灯了。

    秋高气爽,可今天烈日当空,穿着薄外套还是有些闷热,江易寒穿着黑色t恤,牛仔裤脚随意挽着,他视线集中,有条不紊地研究着电路。

    阮溪仰头看着他,又一次庆幸,还好她不是颜狗,不然肯定抗拒不了这鲜嫩的小狼狗。

    “帅吧?”江易寒修好感应灯,低头正好就看到阮溪,问道。

    阮溪回过神来,脸上没有偷看别人被当场抓包的窘迫,相反还很有兴致地点评江易寒的外表,“帅,其实我觉得你要是戴上那种金丝框的眼镜,会更帅。”

    用斯文败类形容好像不太恰当,如果江易寒再年长几岁,戴上她说的那种眼镜,周身就有一种可以称之为“雅痞”的气质。

    “然后呢?”江易寒也不着急下梯子,又继续问道。

    “没了。”

    “意思是我在你眼中是完美的?”

    阮溪摇头,“不。在我这里,表哥你只能打六十分。”

    江易寒在外形方面的确无可挑剔,他如果出道的话,相信光靠这张脸跟这身材都能一辈子衣食无忧。

    阮溪两辈子加起来也没遇到几乎完美的男人。

    既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又有不俗的外表气质以及身材,最后个人素质也得过硬,这种人少之又少,她没那么运气可以碰到。

    “才六十分?”江易寒有些不满。

    阮溪说,“我能打及格分的男的,目前为止没有超过四个。”

    江易寒有些固执的问道:“那这四个里,第一名是多少分?”

    “七十五分。”阮溪很坦然的回道。

    “你瞎了。”江易寒下了梯子,面无表情的看她,“去看眼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