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
  3. 校霸的心机初恋
  4. 分卷阅读18

分卷阅读18

    “那我们就一起加油吧。”阮溪一手托腮,望着周澄笑道。

    语言真是一门有趣的艺术。

    她刚才说的这话就看周澄怎么理解了。

    同学之间互相打气那是正常的,本身就要一起加油,是吗?

    周澄本来还有些颓丧的,听到阮溪这话,立马跟打了鸡血似的,“恩,一起加油。”

    总而言之,这一次的约会还算圆满。阮溪一向都听话懂事,她明面上没有门禁,可太阳都下山了,两个学生在公园里也都晃了好几圈了,总不好去对面的酒店开房吧,两个人都是吃了晚饭出来的,吃饭这一项活动只能删除,离这边最近的电影院也有几公里,而且现在是假期,本市总共也就那么几家影院,现在买票都买不到,过去也是白跑一趟。

    商业步行街倒是可以逛逛,可是牵着一条大金毛,还有单车,实在是不方便。

    直到阮溪上了公交车,周澄才发现,真是成也金毛,败也金毛啊。

    要是没这条狗,他还能提出骑车送她回去……

    阮溪觉得自己对周澄还不算太透彻的了解,可是因为未来会面对的异地恋问题就让她放弃自己盯了一两年的对象,那也太草率了,还是再继续观察观察吧,如果周澄是个货真价实的好男人,是个忠犬,那她陪他经历一段异国恋又有何不可呢?

    她哼着歌,脚步轻快地上楼。

    这一片的治安不错,但设备就跟不上节奏了,这不,楼梯间的感应灯半个月前坏了,到现在都没人来修。单位的小区没有物业,老头子老太太们为不用交物业管理费欢欣雀跃,但没有物业也就意味着会有很多不方便。

    垃圾倒是各管各家,可这灯坏了怎么办呢。通常都是谁家看不过去了谁就去修。

    现在才半个月,这栋楼的邻居们刚刚展开拉锯战,以阮溪的经验,没一两个月,这个灯是修不好的了。

    阮溪刚到四楼,还没从包里拿出钥匙,就听到一道沙哑的男声传来:“你回来了。”

    第11章

    阮溪这才看到江易寒,他坐在楼梯台阶上,手里的手机屏还亮着。

    “你怎么坐在外面?”阮溪该庆幸自己已经经历了这世界上最匪夷所思的事情,她的心理素质很过硬,哪怕刚才躲在暗处的是鬼,她也能淡定下来。

    江易寒站了起来,几步就跨到她面前来,“表姨跟几个朋友去露营了,我的钥匙不知道丢哪里去,没找到,你家也没人。”

    估计是今天打架的时候丢了吧,后来再回去找也找不到了。

    阮溪一边开门一边说道:“我爸今天加班,我妈去我舅舅家了。至于你,是准备今天在我家留宿吗?”

    江易寒跟在后面,不甚在意的耸肩,“随便啊,我在走廊凑合一个晚上也成。”

    “进来吧。”

    江易寒这才注意到阮溪今天的打扮有点不寻常,她绕过他,去客厅拿水杯,他隐约闻到她身上的香味,用鼻子嗅了嗅,皱眉问道:“你去约会了?”

    阮溪喝了半杯水,这才靠着桌子瞥他,“跟你好像没关系吧?”

    “恩。”江易寒看到贴在一面墙壁上满满的奖状,觉得自己刚才那个猜测太可笑。

    像她这样的好学生,在这样紧张学习的关头怎么可能跟人谈恋爱呢。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情突然轻松了一点。

    阮溪随意打量了他一眼,“今天没跟五中那群人打架吧?”

    她其实也就是随口一问,江易寒身上没一点儿伤,衣服也是干干净净的,估计是将她的话听进去了。

    站在她的角度来看,这些成天约架的男生太幼稚了些。

    阮溪为什么没跟追求她的上一任校霸校草谈恋爱呢,一方面是有目标了,另一方面则是就算没目标也看不上他们。

    她骨子里是个成年人,所以对于那群男生凑在一块儿抽烟耍帅的样子,真的敬谢不敏。

    抽烟、打架、装逼耍酷……还是日子太清闲了吧。

    江易寒用脚钩过一张椅子坐下,“打了,赢了。”

    “哦。”阮溪对这种事也没什么兴趣,她看了江易寒一眼,“我要洗澡了。”

    江易寒愣了一下,“洗吧。”

    阮溪有些不耐烦,“表哥你涨点眼力劲吧。”

    听到阮溪这样称呼他,他就想笑,“知道了,表妹。”

    虽然他们现在还是学生,在大人眼里还是孩子,可他的确已经成年了,阮溪也有十七岁了,这样在没有大人在的情况下,同在一个屋子本来就有那么一点微妙的不适合。阮溪现在洗澡,他如果还不回避,感觉就更奇怪了。

    江易寒出去了,在小区里溜达一圈,也不知道阮溪有没有洗好,他下意识地从口袋里去摸香烟跟打火机,突然想到有一回他也是抽完烟上楼,正好跟她碰到,那会儿他身上应该还有烟味没散,她闻到了还皱了皱眉头。

    她肯定是不喜欢闻烟味,事实上,应该也没几个人喜欢。

    算了,不抽了。

    他本身的烟瘾也不大,就是家里出事以后,他也帮不上忙,在心烦意乱的时候就尝试了。

    走出小区,附近就有一家便利店,他想了想走了进去,晚饭他也没顾上吃。买了一碗乌冬面三下两下就吃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