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
  3. 校霸的心机初恋
  4. 分卷阅读17

分卷阅读17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阮溪有些气喘,站在周澄面前,微微弯腰。

    周澄赶忙从大背包里拿了一瓶矿泉水递给阮溪,“是我来早了。”

    不知道是不是周澄自带光环,就这么一句话跟这个举动,就让阮溪觉得她的眼光真好,选的未来男友以及老公可真是到位。

    体贴又礼貌。

    阮溪在来之前,已经在网上了解过关于金毛的一些知识。跟周澄的金毛玩了好一会儿,这才两人一狗的往公园里面走去。

    江栖公园是本市最早存在的公园,哪怕现在又修建了新的公园,江栖公园的人流量还是最大。

    阮溪手握着矿泉水瓶,她毕竟已经活了两辈子了,虽然上辈子只活了二十来岁,不过比起周澄这个菜鸟,她也是有恋爱经验的,所以这会儿她的反应还有表现都很镇定,倒是周澄,很有些机器人的样子,阮溪问一句,他答一句。

    不过这个可爱的小直男对她也是真的上心,见阮溪盯着前面卖棉花糖的老伯,他二话不说,将牵引绳给阮溪,这就跑着上前,给她买了一朵棉花糖回来,大概有些不好意思,他的视线闪躲,“师傅说是草莓味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阮溪接了过来,小小的尝了一口,满足的笑弯了眼,“谢谢,我很喜欢。”

    上辈子她可是下了不少功夫,连吃饭的时候,该用怎样的表情怎样的肢体动作,可爱不失优雅的表达对美食的喜爱之情,她都琢磨得非常透彻。

    周澄盯着她,有些失神。不过好在很快地就恢复正常了,只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都不敢怎么看阮溪。

    公园里也有奶茶店,两人围着中心湖走了几圈也就累了,周澄主动提出来去奶茶店坐坐。

    在点好饮品,周澄从口袋拿出钱包付钱的时候,阮溪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做出主动要付钱或者坚持aa制的举动。

    奶茶店装修得很可爱温馨,周澄本身就是高个子,这会儿坐在沙发椅上反倒显得局促。

    “你想过要在哪里读大学吗?”两人平常交集并不多,随便闲聊几句就回到了学习上。

    阮溪喝着珍珠奶茶,觉得齁甜齁甜的,她这辈子都在有目的的控糖,这种奶茶她这辈子喝过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碳酸饮料更是被她拉进黑名单里,平常就是妈妈熬的绿豆汤,她那一份都是不加糖的。

    “京市吧。”阮溪说起这个话题,非常自信,那一瞬间眼睛里的光彩有多迷人,她并不知道,“虽然这么说有自夸的嫌疑,但我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清大。”

    阮溪一直都知道,跟人聊天,内容还是不要围绕自己,将对方当成谈话内容的主角更好,她顿了顿,便道:“你呢?”

    周澄一怔,低下头,“我爸想让我出国留学。”

    果然……

    阮溪目光的温度,无意识地冷却下来。

    她用手扣着其他人贴在桌子上的贴画边缘。

    表面上看她似乎有些茫然,但内心还是跟精准的机器一样,镇定冷酷的分析着目前情况的利与弊。

    出国留学,起码都是好几年。如果他拍拍pi||gu出国留学,她真的要将几年的时光都押在一段异国恋上吗?

    她心里的想法还没停止运转,表面上却已经恢复自然了,笑了笑:“那很好啊。”

    要是周澄对她真的一心一意,那还好说,可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那种长时间看不到恋人还不会有异心的男人吗?

    阮溪对脚踏两条船一点兴趣都没有,哪怕有再深的功力,也难保哪天不会落水吧,还是踏踏实实在一条船上比较好,正因为她抱着这样的想法,暂且不论她对周澄的真心有多少,她绝对会对感情抱以忠诚,那她就不希望对方朝三暮四、左拥右抱了。

    听着阮溪这么说,看着她的小动作,周澄想都没想就道:“我爸说,如果我能考上985,就留在国内读大学。”

    呃。

    阮溪觉得周澄这话说了还不如没说。

    周澄的成绩也不错,每次月考在班上排名前十没问题,然而在全年级,那都是五十名开外了。波波时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在一中,年级前一百名考二本,年级前五十名考一本,年级前二十就可以冲刺重本了。至于年级前十、前五,那都是考清北的重点保护对象。

    这话一出口,两人都沉默了。

    周澄双手合握在一起放在桌上,他皮肤不算白,手指修长,手背上隐约有着一道疤,看着像是烫伤过后留下的痕迹。

    阮溪觉得周澄这个人吧,骨子里有种不自知的实诚。

    但凡是有点心思的男生,在这种即将过渡到暧昧期的时候,都不该说这种话吧。

    她上辈子有个认识的朋友遇到过一个男朋友,对方明明等到大学毕业之后就要跟家里安排的对象订婚,他自己也知道,但他就是装作不知道,粉饰太平,跟人姑娘谈了一年多,两人还到校外租了单身公寓,姑娘还为他打了一次胎,到这时候他才说自己未来的处境。

    用渣男的说法就是,事情还没发生,我为什么要说出来呢?人如果要为没发生的事情烦恼,那不是自找不痛快吗?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此刻阮溪抬头看着周澄,再一次感慨,她眼光可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