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
  3. 校霸的心机初恋
  4. 分卷阅读16

分卷阅读16

    像她这种天生丽质、青春无敌的人,刻意化妆搞不好还适得其反,毕竟年龄摆在这里,索性就只是在嘴唇上随手涂了一层唇釉。

    不得不说,化妆品的确是女人最好的朋友,这唇釉简直是神来之笔,让她的脸色看起来更加白皙红润了。

    在打扮上,她也思考了将近一个晚上,最后穿上小碎花连衣裙,外面搭配芒果黄的针织外套,显得活泼又温柔。

    上辈子她也交往过男友,怎么说呢,不管是那一位,或者是她上辈子跟这辈子的两个爸爸,好像都觉得这种碎花连衣裙特别好看……

    好在这条碎花连衣裙的确也很好看。今年特别流行。穿起来也不会显得土气。

    周澄跟她发了短信,约好在她家附近的江栖公园碰面。这可爱的小直男后又发短信问她,要不要去接她。当然被阮溪婉拒啦,现在是高三,如果邻居看到她跟周澄一块儿,还是在假期,肯定会传到她爸妈耳朵里的。

    阮溪心情激荡,总觉得豪门就在不远处冲着她招手啦。

    一路上走路都带风。

    像他们这个年纪的少男少女,头一次这样在假期在学校、书店以外的地方碰面,这就是约会啊。阮溪想象得到,今天过后,她跟周澄的关系就不一样了,会过渡到暧昧期。今天过后,她跟周澄之间的相处模式必然也会有所改变。

    下一回,周澄再提出送她回家,她就不用婉拒了。

    坐在公交车上,阮溪一时脑洞大开,连“如果他高考后去国外留学,而她留在国内上清大”这样可能面临异国恋的问题都考虑到了。

    高中是一个很神奇的阶段,这时候学生们情窦初开,心思纯粹简单,不少青春校园电影故事开端都发生在这个时期,然而,以后是悲剧还是喜剧,在这个阶段也真的不好说。

    毕竟高考之后分道扬镳的例子太多太多。

    不在同一所大学,甚至不在一个城市一个国家,彼此所遇到的诱惑也会多,到那个时候,该怎么维持一段感情呢。

    与此同时,江易寒站在某废弃工厂前,活动了一下手腕,轻蔑地看着被他一脚踹在地上爬不起来的管峰。

    霍闻达感觉神奇极了,毕竟他们一中普遍武力值战斗力都比不上五中,就是他们这些人平常在外面碰到五中的那群人都得退让一步,谁能不憋屈呢,可没办法啊,前几任校霸都打不赢管峰啊,老大都打不赢,底下的马仔小弟那也只能在别人面前灰溜溜的。

    现在是什么感觉----扬眉吐气了啊!

    “老大,算了算了。”霍闻达拉着江易寒到一边,小声说,“管峰他哥是个狠人,在社会上混的,我们让他在这些人面前太没面子,他哥肯定要帮他找回场子,现在这样就够了。”

    江易寒也不想惹麻烦,点到即止就好。正准备跟一帮马仔走的时候,躺在地上的管峰突然贱笑,“听说阮溪是你表妹,哪个婊啊,搞得冰清玉洁的样子,也不知道被人上过多少次了。”

    霍闻达心想:完了。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好多读者都说要周澄上位,先郑重声明一点,不约不约我们不约~

    毕竟是女主看上的凯子,周澄当然也很棒棒啦!

    女主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无论是现在的周澄还是后来居上的江易寒,我保证这两个都是非常棒棒的(我也不是很吃打架霸道装逼的校霸人设,女主也不会看上现在的江易寒啦)总而言之,这两段感情线我都会好好写的。

    第10章

    周澄家离江栖公园并不算远,他牵着大金毛骑着单车出门,年轻的男孩子要约会,并没有女孩子那样准备充分,但他还是在衣柜里挑了一套前段时间妈妈从沪市给他买的衣服,一次都没有穿过。换上他最喜欢的篮球鞋,甚至还在出门前,洗了个头发,这会儿骑车过去公园,等见到阮溪,头发也就干了。

    其实写那张纸条也是一时冲动。在将纸条递出去之后他就后悔了,怕阮溪答应,又怕她不答应。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如果被老师或者家长知道了,总觉得那样的境况不是他能应付的,然而必须得承认的是,当阮溪回了纸条将电话号码写在纸上的时候,他心情的确是雀跃着的。

    阮溪已经在江栖公园站下了,她将眼睛保护得很好,视力极佳,往公园门口一看,没看到周澄,她想了想,便通过人行道去了对面的书店打发时间。

    第一次约会诶,肯定是要让他等她的,如果一开始就是她等他,那以后可不就悲剧了吗?

    等她买了一套试卷从书店出来,看了一眼手表,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很好。她嘴角扬起,第一次约会,太准时的话,不是她的风格,可迟到太久那也不礼貌,控制在五分钟左右正好。既不会让周澄觉得跟她约会很容易,也不会让他等得不耐烦。

    周澄是准时到公园门口的,他见阮溪没来,也没想过要打电话催她。就那样将自行车停在门口,一米八的大个子牵着一条毛顺光滑的大金毛,颇为显眼。有不少年轻的男女都上前去逗它。

    阮溪在离公园还有十几米时,开始小跑起来,她控制好自己的步伐速度,既要给人一种她在紧赶慢赶的感觉,又不能让自己精心打理的长发被风吹成梅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