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言情
  3. 校霸的心机初恋
  4. 分卷阅读11

分卷阅读11

    后面两个字他咬得很重。

    阮溪快速看了他一眼,笑得温婉从容,“不用了,我坐公交车。”

    “那怎么行呢,表妹。”江易寒显然这样喊她喊上瘾了,“公交车多挤啊,别耽误时间了,你妈我姨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回去吃饭呢,快上车,表妹。”

    阮溪咬牙。

    知道这样在校门口僵持并不好,笑着跟同桌挥手道别,以壮士扼腕般的姿态上了自行车后座。

    “表妹,坐好了。”

    一路上也看到了不少熟人,其中不乏尖子生,这些人一心都扑在学习上,自然没时间也没机会去看学校论坛,对于阮溪居然跟那个校霸在一块纷纷眼窗脱落。

    这是怎么回事!要知道上一任校草跟校霸那可是追了阮溪好长时间,她都没搭理过他们,结果现在这新来的校霸校草居然捷足先登,还追上校花了?

    从学校到单位小区并不远,江易寒骑车速度又快。很快地就进了小区,不管他有没有停车,阮溪都果断跳了下来,险些崴到了脚。

    阮溪万万没想到自己这辈子校园单车第一次就献给江易寒了。

    坐单车后座这可不是校园绝美爱情必备情节吗?周澄一般也会骑车,本来在她的设想中,在他们的关系渐渐明朗化之后,他可以载她……她现在坐江易寒的单车这像什么话啊。

    江易寒停车看了她一眼,“表妹……”

    阮溪捋了捋头发,“别说了。”

    这个称呼从他口中说出来,真是让人头皮发麻。

    好吧,这件事情还是她理亏,可她也没有办法啊。当时那样的情况,哪怕她实话实说,也会给人一种很暧昧的感觉,她就只能那样做了。

    江易寒将车锁上,指了指楼梯,“表妹优先。”

    这是不打算放过这个梗了吗?

    不过阮溪也轻松了不少,看江易寒这样子也不像是要拆穿她。阮溪想了想还是解释道:“有人看到我跟你进出同一个小区,还从同一栋楼出来,现在是高三了,如果被老师误会我早恋,我会很麻烦,我想你也不喜欢被人误会的感觉吧。现在学校老师抓早恋抓得特别严,有情况的那是三天两头请家长,我爸妈工作都很忙,不想他们为我担心,阿姨那边也一样,是吧,江易寒……”

    她还想继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只听到男生漫不经心、懒洋洋地说道:“表妹,你好啰嗦。”

    第7章

    阮溪脸上的笑容僵住。

    还从来没有人说她啰嗦过。

    “喂!”

    阮溪走在前面,她上了一个台阶,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江易寒,“如果当时我不那样说的话,你信不信现在别人都要传我跟你在一块儿了。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不想别人这样误会。”

    江易寒腿长,几步就来到她面前,他很高,微微前倾弯腰,两人靠得很近。

    本来是很暧昧的时刻,但江易寒跟阮溪的脸色都很平静。

    “叫一声表哥,我就配合你。”江易寒看着少女白皙精致的面庞,不知道怎么的,就起了戏弄之心。随即便是一愣,自从家里发生变故到现在,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了。

    阮溪倒是很想不顾及形象,狠狠地啐他,但又怂了。

    要是江易寒一时无聊跑到学校论坛上进行辟谣,那她怎么办?

    诶,还真是安逸太久了,连智商都跟不上以前的节奏了。她当时何必要暗示别人他们是亲戚关系呢?直接暗示江易寒对她死缠烂打不就得了?

    更何况这件事是因她而起。

    阮溪觉得喊他一声也不会损失什么,便沉默了一会儿,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表哥。”

    江易寒发怔。

    阮溪的声音很温柔,因为小时候被养在外公外婆身边很长一段时间,她的口音有着江南那边的软糯韵味。

    这会儿喊着“表哥”竟然有一种好似在撒娇的感觉。

    她本身就长得极美,因为一口气爬了楼梯,再加上心里憋着气,这会儿脸上带了些红晕,煞是动人。

    阮溪见江易寒这样子,有些气恼,转头就往楼上跑。

    呸,什么表哥啊!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从那声表哥喊出口后,阮溪跟江易寒就显得更是陌生了。

    两人除了必要的交流,基本上连视线都不会碰到一块儿去。

    王美芝跟阮妈妈聚在一起倒是为这俩孩子很是头疼过,不过他们这年纪,又不是小孩子了,保持距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呢。

    本市不是旅游城市,但临近十一国庆节,来这边玩的人也不少,最明显的改变就是公交车上人更多了。去上早自习的时候,阮溪挤都挤不上去,望着塞满人的公交车,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倒是想打车,可这个点也很难打得车啊,正在犯难的时候,江易寒骑着单车停在她面前,什么话都没说,只用眼神示意她上车。

    江易寒抬手看了一眼时间,“给你两分钟时间。过时不候。”

    他本来也不想载阮溪,但看她跟傻子一样在那边站了好久,太可怜了,他只好大发慈悲、日行一善了。

    阮溪脑子转得飞快。公交车她是挤不上去,出租车也打不到,步行显然不现实……反正都坐了一次他的单车了,再坐一次好像也没什么影响吧。她没有纠结两分钟,只纠结了半分钟,就果断坐上了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