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高辣
  3. 山村:男科女神医
  4. 第 69 章 灌醉女下属

第 69 章 灌醉女下属

    服务员跟着王建国上了楼,冬日娜想到在包间的寂静和尴尬,心里很不自在。她来公司之后,还没有单独和副总吃过饭。

    包间里装潢得富丽堂皇,一盏彩色大吊灯,古色古香的壁纸,红色大地毯。包间里有闭路电视、卫生间。冬日娜也是第一次来这么好的饭店。

    “小冬,坐下呀!”王建国已经坐下,见冬日娜站着,一脸的紧张,不禁暗笑。

    “王总,这么大的桌子就咱们俩,是不是浪费啊?”冬日娜看着那硕大的圆桌发呆。

    王建国笑着说:“咱们多点些菜不就利用起来了吗?今天让你美美吃一顿!”

    冬日娜很不自然地坐下,包间的靠椅都是这么舒服,软绵绵的。

    “来,你给咱们点菜。”王建国把菜谱递给冬日娜。

    冬日娜忙摇摇手:“王总,还是您点吧,我对这菜不懂……”

    “你喜欢哪个直点就行了。”

    “我没有特别喜欢的,王总,您点吧。”

    王建国无奈地拿过菜谱,一口气点了七八个菜,冬日娜扫了一眼,发现这饭店菜价出奇得高,每个菜都在60元以上。

    “王总,你点的多了吧?就俩人,怎么吃得完啊?”冬日娜感概,有钱人就是阔绰。

    “吃不完兜着走呗。”王建国偶尔露幽默,倒是让冬日娜感觉气氛轻松了许多。

    “先生,你们要什么酒啊?”服务员为了挣提成,一般都会向顾客推销酒。

    王建国问冬日娜:“小冬,你喜欢喝什么酒啊?白酒还是红酒?”

    “王总,我不喝酒。”冬日娜浅浅一笑。

    “不喝酒怎么行呢?小冬,在供销系统干工作,应酬较多。不能喝酒工作是干不成的,今天我就教你怎么喝。来一瓶飞天茅台吧。”

    茅台酒?冬日娜虽然没喝过,但是她听说过,这可是中国名酒啊,一瓶的价格在百元到千元不等。这种酒也就是给富贵人喝得,一般的老百姓哪能喝得起啊?

    “王总,还是别上了吧,咱们喝瓶饮料就行了。”冬日娜上大学的时候,和女同学在一起喝过酒,不过每次都喝醉,她的酒量也就是三两左右。

    王建国盯着冬日娜的眼睛说:“看来你是不想在工作上有起色了?”

    “王总,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听我的,锻炼锻炼酒量。如果你的酒量上去了,工作也就提高了!”

    服务员把茅台酒拿上来时,王建国招了招手,让服务员退下,他要和漂亮的女下属共享晚餐,把酒畅饮。

    王建国亲自给冬日娜倒了酒,还没吃菜,他就端起酒杯:“来,咱们先干一杯,这第一杯欢迎你来山姆集团工作!”

    冬日娜激动地站起来,举起酒杯。王建国让她坐下,说在这不要把他当领导看待,就当成是普通朋友,不要有那么多的拘谨,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王建国一饮而尽,冬日娜则萘艘恍】凇C┨酒入口还好,只不过曲酒一般入口绵,但后劲大。

    “小冬,这么喝可不行。你得一干而尽,将来出去应酬客人,喝这么一小口,会让人看扁我们的。”王建国看似一本正经地说。

    冬日娜笑着说:“那我喝完吧。”她闭上眼睛,把剩下的酒送了下去,嗓子顿时感觉辣辣的,心里热热的。

    王建国拍拍手,满意地说:“这就对了,小冬,好好干,供销部的未来需要你这样的女中豪杰!”

    “王总,您过奖了!”听到王总的赞言,冬日娜心里美滋滋的。

    “快吃菜!”

    冬日娜看到桌子上丰盛的菜肴,不知夹哪个。王建国点的这几道菜,她连见都没见过,更别说吃了。她在附近夹了块肉,吃起来很香,但她并不知道这是什么肉。

    “小冬,这驴肉怎么样啊?”

    冬日娜顿时感觉有点反胃,这原来是驴肉?她还真的没吃过。不过,王建国最喜欢吃驴肉了,不但吃驴肉,他还吃驴鞭。吃了驴鞭的他身体特别强壮,一晚上来个三四次不是问题。不过这壮-阳的东西也有坏处,就是上火。有两次,王建国的鼻子出血,他以后再也不敢频繁地吃驴鞭了。

    没吃两口菜,王建国又一次举起了酒杯:“小冬,这第二杯酒,欢迎你到供销系统。这里我说了算,以后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来,咱干了!”

    冬日娜喝到一半就感觉辣的不行,头有点昏了,她忙放了下来。

    “小冬,你怎么又没喝完呢?”

    “王总,我实在喝不下去了!”冬日娜觉得王建国的节奏太快了。

    “不会吧?这才是第二杯啊,小冬,勇敢地喝下去,战胜自己才能更好地干好本职工作。”王建国总是把喝酒和工作联系到一起。

    “王总,我……”

    “喝吧,多喝点,酒量就锻炼出来了!”王建国笑着看着冬日娜。

    冬日娜无奈地举起酒杯,先闭住眼,然后咬紧牙,最后张开嘴,一下子灌了进去。之后,她剧烈地咳嗽了两声。

    “小冬,没事吧?”王建国故意往冬日娜身边靠,轻轻地拍了她的后背。喝酒的女人果然迷人,冬日娜漂亮的脸蛋上微微泛红,那对丰满的玉-乳让他想入非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