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高辣
  3. 支教桃园村:恋上女人的床
  4. 第二十七章 婶子未完的爱(一)

第二十七章 婶子未完的爱(一)

    第二十七章婶子未完的爱(一)

    “不行,不行,冬梅姐这怎么行咧。”王桃花死活不同意。

    “桃花嫂子,没事。反正下午上完课,我也没事做。”吴萌道。

    “桃花妹子,我看就这样定了。没有什么不行的,也就这几天的事情。”赵冬梅倒是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情。

    “这样能行么?冬梅姐?”王桃花睁着一对温柔似水的大眼睛,有些为难的道。王守义这几天忙着村里的事情,果园里面这几天遭贼严重,又没时间去管它。王二东,她是死活不会在让他去了。不过,要是眼前这个城里来的吴老师能够帮衬一把的话,肯定是最好不过了。

    “没事。晚上我就跟王二东去守着。那些贼偷果子的贼总不能明目张胆的去偷吧。”吴萌还是很想帮王桃花的。以王二东的性格,这小子八成还是会偷偷的跑去捉贼。

    “吴萌,那事就这样定了。这几天你就帮着桃花妹子守守果园。倒是辛苦你了。”赵冬梅看着吴萌道。“你看是从今天开始还是明天开始?”

    “从明天开始吧。”吴萌想了想,今天晚上回去再跟林淑芬打个招呼。

    “那,那就麻烦吴老师了。”王桃花细声的道。

    “不麻烦,不麻烦。”吴萌起身。

    吴萌一起身,赵冬梅也站起身来告辞。“桃花妹子,那这件事情就这样说定了。二东,那你明天就跟吴老师一起去守果园。还有以后上课不许迟到哦。那桃花妹子,我跟吴老师就先回去了。”

    “冬梅姐、吴老师,你们吃晚饭没咧?要不在家里吃了晚饭再走咧?”王桃花小心翼翼的抱着怀里的宝宝,生怕弄哭了小宝宝。站起了身。

    王桃花一站起来,吴萌能感觉到她身上扑面而来的香气,还是一股洋溢着成熟的水蜜桃的气息。

    刚才王桃花坐在竹椅上,他还没有感觉到什么。此刻王桃花一站起来,他才发现,王桃花身材非常的丰满,而且身高也很高。

    可能是还在哺乳期的缘故,尽管王桃花穿的是一件很宽松的睡衣,但是依旧挡不住高耸的胸部将睡衣顶的老高。由于需要随时要喂宝宝的奶,所以王桃花并没有穿文胸,这也导致吴萌在她胸部上随意的一憋,竟然隐约能够看到两颗挺翘的蓓蕾,再两颗蓓蕾的顶着的睡衣上面,还依稀能够看得见两片奶渍。

    她的个头几乎能够与他齐平。这让吴萌感觉到了相当的大的压力。原本不觉得自己身高有什么问题的吴萌,顿时觉得站在赵冬梅和王桃花面前,他的身高变成了一个硬伤。

    王桃花丰满的身子让他有些小小的意动,而王桃花的差不多跟他齐平的身高又让他有些小小郁闷的捏了捏鼻子。

    “不了。不了。我跟吴老师都吃过了。”赵冬梅笑着道。

    然后她又跟王桃花寒暄了两三句,然后就带着吴萌走出了院子。

    王桃花站在院子里面目送着赵冬梅跟吴萌离开,她跟赵冬梅算是老相识了,两人的关系算是很亲密。她的视线更多的是停留在吴萌的身上。

    虽然她跟吴萌并没有说过几句话,但是她对吴萌的印象还是挺不错的。但也仅仅只是挺不错而已。

    仅此而已。

    再说吴萌跟赵冬梅走出院子之后,再刚走过一个弯角,脱离了王桃花视线的时候,吴萌突然感觉自己的腰间一阵吃痛。

    却是赵冬梅伸手掐住了他腰间的肉。

    这个时候赵冬梅终于是可以出一口恶气了。

    “啊,痛,痛。冬梅姐,你轻点,轻点。”如果是光听声音还以为两人是在床上办什么事情。但是此刻,吴萌却是在龇牙咧嘴。实在是赵冬梅下手有点重啊。

    “痛,你还知道痛?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赵冬梅却不放手。

    “冬梅姐,这,我没得罪你啊。”吴萌郁闷的道。

    “没得罪我?哼。自己再想想。”赵冬梅哼道。“刚才看人家看够了没有?一双贼眼。哼。现在我问你,是冬梅姐漂亮还是桃花妹子漂亮?男人都不是好人。哼。”

    赵冬梅掐着吴萌。哼,看这一次你还能跑得了。

    “没看。冬梅姐。我可没看桃花嫂子。当然是冬梅姐你漂亮了。”吴萌为了能够尽快逃课赵冬梅的魔爪,赶紧的道。

    “哼。”赵冬梅鼻子出气,不过好歹是听到了让她心里觉得舒服的一句话,手上的力道倒是轻了点,“以后别想上冬梅姐的床。”

    “啊。”吴萌眼睛瞪得老大。“冬梅姐,你不会是跟我说笑的吧?”刚享受到跟赵冬梅在床上的乐趣,吴萌还想继续去征服她呢。

    “说笑?哼,告诉你,冬梅姐从来不跟人开玩笑。”赵冬梅的脸色不善。

    说完,赵冬梅放开了掐着吴萌的手。然后快步的向前走了几步。与吴萌拉开了一点距离,赵冬梅严肃的脸上突然绽开了一丝微笑。笑着,赵冬梅心里还想着,这小子一定被吓到了吧。

    她心里高兴,脚下的步子不免就加快了许多。

    走了一分钟,赵冬梅奇怪吴萌怎么还没有追上来。

    这时,她停下脚步,转头一看。

    额。

    茫茫夜色当中,依稀的星光,哪里还有了吴萌的影子

    山里的夜晚很安静,虫鸣鸟叫的,偶尔还有山风吹拂,路边的树影婆娑。

    赵冬梅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害怕。

    “喂,吴萌你别玩了。你在哪里?”赵冬梅说着。

    “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魔摸自己的双腿,痒痒的。赵冬梅吓的大叫起来。

    “嘿嘿,冬梅姐,是我呢。”吴萌从地上站了起来。满脸的笑意看着吓的哇哇大叫的赵冬梅。其实刚才赵冬梅快步走的时候,他就跟了上去。

    只不过在跟上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寝室死党说过的一个经典的泡妞da||fa。

    某天晚上,月黑风高,你跟自己心仪的暗恋姑娘,花前月下,约着会。这个时候,如果你想占点姑娘的便宜该怎么办呢?

    嘿嘿。那就吓她。然后抱她,然后亲她。

    当时那个室友死党,还宣称,他就是泡到现任女朋友的。

    &n

    sp;赵冬梅定睛一看,果然是吴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个hun||dan,敢吓老娘。老娘跟你拼了。”说着,赵冬梅伸出一双魔爪,疯狂的在吴萌的身上掐着。

    啊~阵阵惨叫声。

    操。在痛苦当中,吴萌忍不住大骂寝室损友。这尼玛坑死人不赔钱那。

    掐的累了,赵冬梅终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停手了。

    半天,吴萌都没有开口说话,赵冬梅忍不住用手推了推吴萌,“喂喂,怎么不说话了,不会生气了吧?小气鬼,喝凉水。这就生气了啊。”

    吴萌继续不说话。

    夜色下,赵冬梅也看不清楚吴萌的脸色到底是喜还是忧。反正吴萌就像是根木头一样仵在那里,也不说话。

    “真生气了?”赵冬梅的声音弱了点。推了推。

    还是不理。

    “对不起啊。”赵冬梅有些悻悻的道。刚才自己下手的确是有点重,可是这一个大男人怎么跟女孩子一样这么小气呢。

    不过这么想,赵冬梅的声音还是有些低讨好的成分的。看到吴萌似乎生气了,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哼。生气了。”吴萌道。夜色中看不见他的脸色,听声音似乎是真的生气了。“不原谅。”

    赵冬梅扑哧一笑。看着吴萌小男人摸样,倒是觉得有那么点小可爱。

    “那怎么样才能不生冬梅姐的气呢?”赵冬梅挺了挺胸,走进了一步,贴着吴萌的脸,能闻到吴萌的呼吸,道。

    “自己看着办。”吴萌撇过头。嘴角有笑意。

    “哟呵。小样。连冬梅姐也管逗。”靠的近了,才憋见了吴萌嘴角的笑意。赵冬梅这才是恍然吴萌并不是真的生气。而是逗她玩呢。吴萌没有生气,她这才放下了心来。

    “冬梅姐,还能治不了你了。包管一会儿你求冬梅姐。”赵冬梅乐着道。

    一伸手,赵冬梅就抓到了吴萌裤擦下的弟弟。“呵。一会儿让你欲生欲死。”

    轻重缓急的tao||nong着。

    没多大一会儿,吴萌的弟弟就渐渐的有了反应。

    “怎么样,爽么?”赵冬梅妩媚一笑。

    夜色中,大马路上。

    这样的环境,让吴萌感觉更加的ci||ji。

    紧接着,一张香甜的小嘴就映上了他的嘴唇。

    凉凉的、香香的。

    小香舌像是一条灵巧的小蛇,很滑溜的就顺着牙关溜了进去。然后在里面一阵翻云覆雨。搅得吴萌阵阵爽意,像是快乐似神仙。

    这边厢,赵冬梅ji||qing湿吻、舌吻,很主动。

    那边厢,赵冬梅的手更加的不老实起来。

    哗啦一声。

    裤子的拉链就被拉开了。

    然后一只玉手很麻利的从拉链那里钻了进去。

    隔着一层nei||ku,赵冬梅握着那根大东西,顿时心里升腾起一阵欲望。

    然后迫不及待的又钻进了nei||ku里面。

    这下子,直接抓住了吴萌的那根大玩意。

    滚烫的,捏了捏似乎比钢筋还硬。

    特别一手抓过去,握在手里手感极好。

    “呀。咋这么大捏。”赵冬梅娇笑道。

    上下弄套了几下,继续道,“哎哟。这玩意咋还烫手呢。”

    赵冬梅的手很灵巧,弄的吴萌直喘粗气。

    “想要么?想要用你那玩意放进冬梅姐的桃花源么?”赵冬梅诱惑着。

    被赵冬梅这么诱惑着。

    吴萌那个大玩意都快要爆炸了。急需要找个地方发泄一番。四下一瞧,在大马路上,在这里跟赵冬梅zuo||ai,显然是不可能的。

    又看了看旁边,道路的旁边刚好有一颗大树。

    这棵树枝繁叶茂,同时枝干也很粗壮。两个人要是躲在树后面zuo||ai,如果声音弄小点,倒是不怕别人会发现。

    特别是看到这么一颗大树,吴萌脑中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事情。

    这个人是他在大学时候的第一个女朋友。这件事是一个痛并快乐的事。

    那时候刚上大学,处于对性的朦胧期。交了一个女朋友,平日里约会的时候,两个人偷偷摸摸,亲亲,除了上床之外,几乎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吴萌还深刻的记得,那个女孩子有着一对玲珑的嫩乳,小小的,盈盈一握。那个女孩子的一双嫩乳虽然很小,但是很爽滑,手感很好。吴萌对她那一对嫩乳是爱不释手。

    约会多了,亲亲摸摸都了,总有擦枪走火的时候。

    那一日,吴萌忘记不了。两人照旧,坐在学校的情人湖边约会,小动作不断,亲亲嘴,摸mo||nai子,吸吸蓓蕾,隔着小nei||ku摸摸桃花源。

    然后女孩子一双小手也隔着他的牛仔裤揉搓着他的小弟弟。

    两人完全沉浸在那一片迤逦的甜蜜当中。完全被一种叫做xing||yu的东西充斥着内心。

    那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平日里都能够控制住的浴火,那一天两个人就像是干柴遇着了烈火,一点就着,一发而不可收拾。

    就在学校的情人湖畔,借着朦胧的月色,吴萌让女孩子扶住湖边的一颗枝叶茂密的杨柳树,弯着腰,撅着臀。

    吴萌将女孩的裤子退到了腿上。已经是涓涓细流的桃花源就呈现在他的眼前。

    就当他拔枪顶在女孩桃花源上的时候,女孩子像是如梦出醒般突然后悔了。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这样的诱惑。

    于是女孩一手提着自己的裤子,一手捂住自己的桃花源,就是死活不让。

    那个时候,见女孩死活不让。

    吴萌最终也没有强迫女孩。

    直到后来两人分手,吴萌再也没有找到那么的机会。让他一直引为遗憾。

    不过月色下,那个女孩手扶着柳树,撅着pi||gu,桃花源溪水潺潺的场景,在他的脑海中刻上了深深的烙印。

    此刻憋见夜色下道路旁边的大树。

    顿时让吴萌想我了脑海中那个挥之不去的遗憾。

    吴萌一把抱住赵冬梅就要将她抱起来,抱到大树后面去。

    被赵冬梅给弄出来了浴火,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立马将赵冬梅抱到树后,让她翘起雪白大pi||gu,借着点点的星光,提刀上马,征服她的花蕾,她的心。

    哪里知道,赵冬梅似乎知道吴萌的意图一般。

    就在吴萌要一把将她抱起的时候,赵冬梅却是娇笑着一把将吴萌给推开了。

    然后向前小跑着,娇笑着,“现在知道姐姐怎么让你欲生欲死的么?呵呵。”

    被赵冬梅逃脱了,吴萌脑袋一蒙。再一看,赵冬梅已经跑到远方去了。

    山里的晚风有些凉意。

    一阵微风吹过,吴萌忽然感觉到一阵凉意。

    低头一看,刚才被赵冬梅从裤衩里抓出来的小弟弟还luo||lu在夜色里。

    吴萌相当郁闷。

    可是这已经被赵冬梅给勾起的浴火哪是那么容易就消下去的。

    提溜上裤子拉链。

    一步并作三步朝着赵冬梅追去。

    直到追到了林淑芬的家里,吴萌这才是追到了赵冬梅。

    可是追到了,一切也都晚了。

    只见赵冬梅家里亮着灯光,两道身影就在屋子门口。

    林淑芬坐在一张长条凳上,时而撩拨一下被微风给吹散的头发,时而眺望着王守义家的方向。而在她的身边,李二娃搬了一个凳子,坐在那里认认真真的写着作业。

    “怎么还不回家呢?”林淑芬已经是望眼欲穿了。她坐在门口已经等了很久了。

    她忽然又抬起头。

    这一次,她终于是见到了吴萌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