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高辣
  3. 支教桃园村:恋上女人的床
  4. 第三十一章 做为一个男人(一)

第三十一章 做为一个男人(一)

    第三十一章做为一个男人(一)

    赵冬梅脸上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刚才她心里装着事情,又是刚自己弄完,有些疲惫的闭眼休息。

    门外传来的声音她也没有听的太清楚。

    只是下意识的以为是吴萌。

    赵冬梅的眼睛里面闪着精光。掀开的盖在自己身上的毯子,露出一具让任何男人看了都会为之着迷的mei||tui。

    兴奋冲冲的下床去开门。

    甚至都忘记了穿上散落在床上各处的衣物。

    赵冬梅刚才轻呼的一声“吴萌”,让门外的人更加的确信了赵冬梅跟那个新来的大学生一定是有一腿。

    心里贼笑着,李老四没有出声,因为他在门外听到了赵冬梅下床的声音。

    特别是刚才他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女人的喘息声音。

    “嘿嘿。女人终归是会寂寞的。我就不怕你不想男人。”李老四万分的期待赵冬梅开门的那一刹那。

    因为他已经打算好了,对付这种深闺里的ji||mo||nv人,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用强。

    到时候将女人弄爽了,不怕女人不跟他好。

    对于赵冬梅他已经垂涎已久了,如果这一次能够拿下,遂了他长久的心愿,那么他又在桃园村成功的开发了一个情人。

    并且这个情人,还是桃园村的男人都梦寐以求的大众情人。

    在桃园村,总有那种耐不住寂寞的女人是已经被李老四给勾搭上的。

    夜色里,看不清楚李老四的脸色,不过能看到他嘴角挂着的贼笑。

    赵冬梅飞奔下床,跑到了房门口。

    此刻,她还是chi||luo着身子。

    房门发出一声轻响。

    门外的李老四,满心期待的搓了搓手。

    他已经打定主意了,只要房门一开,他就立马冲进去一把抱住赵冬梅。然后将她扑到在床。

    等到了床上,哼,就不怕赵冬梅不乖乖的就范。

    这个世界上,哪个女人到床上,被男人一摸,不得乖乖的就范那。

    “啪”的一声,房间里面传来了门栓被打开的声音。

    门栓想起的一霎那,李老四刚想破门而入。

    哪里想到房间里面的赵冬梅,手上的动作更快。

    几乎是打开的瞬间,她又猛的将房门给栓上了。

    至于是为什么呢?

    因为赵冬梅在开门的那一刻,她猛然发现过来,她没有穿衣服。

    刚才只是被喜悦充斥了大脑,现在反应过来,这么chi||luo着去开门。

    虽然身子已经被吴萌给看过了,但是光是想想,赵冬梅脸上还是泛起一阵红晕。

    “不行,你等会啊,吴萌。我,我,我还有点事。”赵冬梅说完就跑到床上找衣服去了。

    “咚~”

    房门忽然被撞的震动。

    吓了刚跑到床边的赵冬梅一大跳。

    李老四捂住头,蹲在地上。

    他脸上痛苦的扭曲着,哼哼唧唧,扭动着身子。刚才李老四那咚的一声震天响,可想而知现在的痛苦。

    可是更要命的是,他必须要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因为,他只要一发出声音来,里面的赵冬梅就一定会发现门外的不是那个新来的大学生。

    他本是像头蛮牛撞门而入的,哪里知道没有赵冬梅动作快。

    等他听到赵冬梅的话时,已经是来不及了。

    砰的一声就撞上去。

    赵冬梅急冲冲的穿好了衣服,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刚才那砰的一声响,吓了一大跳。

    等她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她忽然迟疑了。

    她起了一丝的疑心。

    耳朵贴在门口,手捂在胸口,有些小紧张的听着房门的一些动静。“吴萌,是你吗?”

    等了片刻,门外无人回应。

    “吴萌?”赵冬梅小心的道。

    李老四双手捂住嘴,捂的严严实实的。生怕自己发出一丝的声音。全身上下却疼的要命。

    本来今天晚上他只是来骚扰赵冬梅,顺便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靠近她的机会或者是抓到她跟那个新来的大学生什么偷情的证据。毕竟白天的时候,他虽然非常怀疑赵冬梅跟吴萌有一腿,但是毕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

    没想到他刚来,就听到了房间里面的女人喘息的声音,这让李老四大喜,心中认定赵冬梅今天晚上一定是寂寞了。

    可是更让李老四惊喜的是自己刚才一句调戏的话,竟然让赵冬梅误认为是那个新来的大学生。竟然主动的跑来个自己开门。

    本来今天晚上的一切都似乎是美好的,似乎预示着他李老四终于是要一亲芳泽了。

    可是现在,突然情况急转直下了。

    又等了一会儿,门外还是没有传来有人回答的声音。

    这一下,赵冬梅心里顿时万分紧张起来了。

    但是想到,今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吴萌在路上对自己的恶作剧,她心里又迟疑起来了,不会又是恶作剧吧。“吴萌,这三更半夜的,你可别吓冬梅姐,冬梅姐有些害怕。如果外面的人是你,你就说句话。”

    这个时候,李老

    四也发现自己装不下去了,在不发出声音,赵冬梅一定不会开房门的。

    于是,这一次背贴在房门后的赵冬梅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声音。

    声音模糊不清,似乎还夹杂着万分的痛苦,“是,是我。”

    李老四企图用这种含糊不清的方法骗过赵冬梅。

    “是谁?”赵冬梅忽然一声冷喝。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顿时将李老四吓掉了魂。哎哟一声,差点没给吓的一pi||gu坐到地上去。

    “你不是吴萌。你是谁?”李老四想蒙混过关,可是女人的心是很细腻的。虽然赵冬梅与吴萌接触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女人一旦全心全意将自己交给了一个男人,那么对于这个男人身上的一切都是很敏感的。

    所以,李老四想含含糊糊企图过关,但是赵冬梅耳尖,一听就听出来根本不是自己心上人吴萌的声音。

    “你是李老四?”李老四哎哟一声,让赵冬梅听得清清楚楚,她猛然间听出来,这个声音根本就是桃园村的痞子李老四的声音。

    李老四知道,自己不承认怕是不行了。

    索性他也就充分发挥出了自己的癞皮狗的本事。

    “冬梅。是我咧,老四。嘿嘿,我就是想你了,来看看你。刚才我怎么听见房间里面有喘息的声音咧,是不是房间里面还有别人?”李老四这下终于是可以不用憋住痛了,使劲的揉着刚才被撞的脑门,嘴里却不说着花花。

    听到李老四出声,赵冬梅猛然间全身都吓出了汗。

    背后的脊梁凉飕飕的。

    再回想刚才自己开门的那一瞬间,还有那砰的一声,李老四撞门的声音,要是自己真的就那么chi||luo着身子开了门,这后果当着是不堪设想。

    越想越觉得害怕。

    赵冬梅吓的脸上有些发白,双手捂住胸口,心跳的飞快。

    “gou||ri||de李老四,你好大的狗胆。”回过神来的赵冬梅,忽然暴跳如雷。

    不过终于是没敢开门拿根棍子撵出去。

    这个时候,她心里想到的是吴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