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
  3. 男人法则
  4. 分卷阅读12

分卷阅读12

的光头,用唇轻轻吻了吻,“没有什么碎头发。”

  “你你你……”

  张绵期的表情有些古怪。自从那天从地铁上近距离感觉到学长的臀部时,张绵期的梦中就经常出现奇怪的东西,害得张绵期到现在都完全不敢和沈拿云近距离接触了。

  梦中,张绵期总是听到沈拿云压抑的喘息,每当这时,张绵期就会更兴奋,然后……

  

  然后呢?

  

  然后张绵期长出了头发,不幸的是,还是那种棕色的、弯曲的卷发。

  像是羊毛一样。

  

  一年后,张绵期也升入了高三。

  到了学校推荐学生进行保送考试的时候,张绵期以第一名的成绩被推了上去,和他一起被推上去的是年级的第二名。

  张绵期心里忐忑。

  他不知道自己和这个第二名到底差多少分,这么忐忑不安的等了几天后,成绩出来了。

  他的三年综合成绩比第二名少了一分,第二名被直接保送到了沈拿云的学校。

  只用考上一本线就能上,简直就是白送给了他。

  

  那天晚上张绵期一边哭一边给沈拿云打电话:“我为什么比他低一分?不可能,我从来没比他考的名次低,我不相信,他的成绩好像是凭空多出来的一样,为什么啊?明明我是第一名被推优去的……”

  沈拿云显得很沉默,半天,说:“绵期。那学生是不是有后台?”

  “我不知道……”张绵期很伤心,他觉得自己很委屈,心里突然冒出来一直似乎再也不能和沈拿云一个学校的恐惧感,半天,哭的开始打嗝,说,“有一次开学考试,我是年纪十七名,是不是他们觉得我不稳定?”

  “年纪前二十名都是稳定的。”沈拿云低声安慰他。

  “我想和你考一所学校。”张绵期的睫毛上满是泪水,“我怕我考不上,沈拿云,但是我想和你上一所大学……”

  “……”沈拿云沉默着,过了一会儿,说,“绵期,你现在方便出来吗?”

  “嗯……”

  “你现在去咱们学校的门口。”沈拿云说,“我有话要和你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等张绵期赶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沈拿云已经站在学校门口等待了,他坐在学校外围的栏杆上,双腿无意识的摆动,显得腿瘦长。

  “过来坐。”沈拿云看到了张绵期,叫了一声。

  张绵期翻身坐上去,还残留着刚才伤心的感觉,后背一抽一抽的哆嗦,眼眶也是红的。

  

  沈拿云叹了口气,半晌,幽幽的说:“其实……那所学校并不是非常难考。”

  “……”

  “我的理想从来都不是那所大学。”沈拿云看着张绵期,“我就是想和你一所大学,所以才选择的那里。高中的时候,学校本来想把我保送到更好的学校——绵期,你懂了吗?如果你考不到这里,我的选择、我的放弃,都根本没有意义。”

  

  张绵期愣了。

  高一的时候,他怎么会相信沈拿云‘容易报考专业’这样骗人的话。

  “为什么?”张绵期问,有些不可思议。

  “……”沈拿云笑着看张绵期,过了一会儿,说,“你还记得小学毕业的时候吗?”

  “……”

  “那时候,我说的,根本不是‘谢谢你’。绵期,我的牙有问题,从小说话就不清楚,你听错了我不怪你。”

  “……”

  “我说的是。”沈拿云缓缓凑近张绵期,摸他柔软的头发,“我喜欢你。”

  “我、”张绵期擦擦眼泪,突然说,“我也喜欢你。”

  沈拿云笑了,说:“我的喜欢和你不一样。我像喜欢女孩儿一样喜欢你,你呢?”

  “我不喜欢女人。”张绵期的情绪稳定了,“以前初中的时候好多傻缺似的女生总是追我,我们班主任说【你小子最后肯定死在女人的手里】。我不想被女人害死。我不想喜欢女人。”

  沈拿云愣了,手指都僵在原地,似乎没想到张绵期是这种反应。

  

  张绵期继续说:“我要是考不上怎么办?我也想和你一个学校……”

  “你的意思是……”沈拿云不敢置信的问,“你喜欢男孩儿?”

  “我不喜欢男人。”张绵期很伤心,“但是我喜欢你,你对我好。”

  

  张绵期说完这话,突然感觉沈拿云从栏杆上跳了下来,站在张绵期的双腿中间,说:“绵期,你低下头,你知道什么事喜欢吗?就像是现在,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和你接吻。”

  张绵期顿了顿,眼睫毛上全是泪水,过了一会儿,羞答答的低着头,在沈拿云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说:“我一直做梦……梦里也会亲你。我从来没这么梦过别人。我没和任何人接过吻。”

  沈拿云按住张绵期的脑袋,用力的吻他的唇,模模糊糊的说:“你喜欢我?为什么?早知道我……”

  早知道我就早点告白,哪里用得着这么心机叵测的算计你。

  

  “因为你以前总是亲我……”张绵期也跳了下来,拽着沈拿云的手,将他按在栏杆上,不让他动弹,“我早就知道了——你看我的眼神,不一样。”

  沈拿云用那种深沉的眼神看着张绵期,过了一会儿,张绵期从栏杆上跳下来,一把拽住沈拿云,将他推在栏杆上,死死压住,然后亲吻。

  他们亲吻的声音太大了,让人光是听着声音就忍不住面红心跳。

  

  沈拿云伸出手摸了摸张绵期炙热的下.体,张绵期躲了一下,觉得不好意思,过了一会儿,大大方方的按住沈拿云,让他帮自己握着。

  沈拿云笑了,声音嘶哑的说:“绵期,婚前不能和女人zuo爱,和男人却没问题,咱们两个要不要试一试?”

  张绵期激动地手指颤抖。

  

  然后,已经将全部不痛快的感觉放到了脑后。

  “好——”

  张绵期这么说。

        

我的男人。

  

  张绵期把沈拿云带到了自己的卧室,一进门,张绵期的妈妈就围住沈拿云,大声的喊:“哎呦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长的这么文静?一看就是好学生,大侄子,你来干什么?”

  沈拿云推了推眼镜,做出文静的样子:“您好,我今天想借住一天。”

  “你妈妈知道了吗?”

  “我大二了,我妈妈不会干涉我——”

  沈拿云还没说完话,就被张绵期一把怒气的拽了过来。张绵期yu火焚身,快要暴躁的发飙了,扔下一句:“大妈,你怎么这么吵啊。”然后就在张绵期妈妈咒骂的‘臭小子谁是大妈’中来到了张绵期的房间。

  一进房间,张绵期就堵住了沈拿云的嘴唇,用力的按住沈拿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