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
  3. 男人法则
  4. 分卷阅读11

分卷阅读11

位置,而且位置还是挨在一起的。后来遇到一个老人,沈拿云起身让座。

  他们两个走了整整一天,早上还是站着,张绵期觉得沈拿云肯定会累的,于是对沈拿云说:“学长,你坐在我腿上吧。”

  在张绵期看来,这其实没什么,毕竟两人都是男的,地铁里还有感情好的两个女人这样呢。但是沈拿云显然是怔住了,他暗暗握了握拳,装作不在意,甚至单手搂住张绵期的脖子,坐了下来,然后说:“嗯,谢谢。”

  旁边的老大爷笑呵呵地说:“你俩感情真好,是兄弟吗?”

  “对。”张绵期愣了一下。他能感觉到沈拿云柔软的臀部就在自己的大腿上,“他是我哥。”

  沈拿云脸上带笑,但是其实是非常紧张的,他害怕自己会有什么尴尬的行为,于是一直屏息默背元素周期表。

  

  即使是张绵期这样神经大条的男生也觉得有些不对了。他能感觉到沈拿云炙热的体温,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着的臀部线条优美,坐在他膝盖上的是微微凹陷的——

  张绵期深吸一口气,看向窗外,努力忽视掉身上的学长。

        

这是要完结的节奏啊。

  

  回学校后,沈拿云开始忙碌起来。

  他本来就是高三的学生,面临着高考的压力,虽然能抽出时间帮张绵期补课,但是其他的空闲时间就都没有了。

  好在,张绵期人不傻,被沈拿云引上学习的正路后就能自己学了,让沈拿云松了口气。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平淡的过。

  沈拿云变得越来越忙碌,一个星期有三天都来不了自习室,就算来了,也可能说两句话就累得趴在桌子上,怎么都起不来。

  然后沈拿云对他说:“绵期,我可能走保送这条路了。你……”

  

  然后沈拿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张绵期凑近沈拿云,在他耳边,悄声说:“哪个学校?确定了吗?”

  沈拿云淡淡的说了一个学校的名字,眼神看起来很温柔,然后轻轻说出来一个校名。

  

  “啊——”

  张绵期拉长音。

  学校是顶好的学校,但是在张绵期心里,沈拿云应该能上更好的大学。

  “为什么不报高一点?”

  沈拿云沉默了一下,说:“我想给自己一个选专业的机会,还有……”

  

  还有,我要考虑你的成绩,笨蛋。

  

  沈拿云将后面的话咽了下去,摸了摸张绵期的头:“你也会考大学的。现在要加倍的努力,不要像我现在,忙的快死了。”

  这句话给张绵期无比大的压力。

  他想,考大学这么恐怖?沈拿云这样的人都能累成这样……

  

  越靠近沈拿云毕业的时间,张绵期就越觉得不舍得,沈拿云保送的事情在下半学期就有了着落,所有孩子都拼死拼活的复习的时候,沈拿云却开始清闲了。

  他闲的开始天天自己做饭,然后送到学校,给张绵期吃。

  

  张绵期是很开心啦,能频繁的和沈拿云接触,而且沈拿云的手艺很好,每次见到沈拿云,张绵期条件反射的就开始涌出快乐的心情,相反,要是一天见不到沈拿云就会觉得心情烦躁。

  

  沈拿云默默地看着张绵期的变化,沉默着,笑。

  

  高三年级毕业典礼的那天,张绵期也去了。

  他站在沈拿云的面前,有些严肃的问:“学长,那年小学毕业的时候,你为什么要说‘谢谢你’?”

  沈拿云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摸了摸张绵期的头,有些欲言又止。

  “我说过吗?”沈拿云笑,“对不起,我忘了。”

  

  我当然没说过谢谢你。

  我说的是喜欢你。

  

  在让人热的发晕的夏天,沈拿云毕业了。

  

  张绵期最后一次跟着沈拿云在学校里的人工湖旁边走,两人都是沉默着,气氛有些过于宁静。

  

  “学长。”张绵期开口道,声音有些嘶哑,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声音的奇怪,连忙清了清嗓子。“我想了想——我觉得我也想和你去一所大学。我成绩没你好,但是我一定会努力的。”

  沈拿云睁大眼睛。

  他本来想给张绵期一段时间,再引.诱他考自己的大学,谁知道张绵期这会儿突然就说出来了。

  

  “好啊。”沈拿云摸了摸张绵期的后背,“你一定可以的。你要是考上了,大学我还帮你送饭。”

  张绵期哭笑不得,他又不是去找沈拿云吃饭的。最近沈拿云频繁给自己送饭,让他有一种自己是被学长包.养的错觉。

  

  炙热的七月,沈拿云从这所高中毕业,来到了自己的大学。

  

  升入高三,张绵期突然开始努力了。他自己知道,自己到底和那所大学差距有多少,压力铺天盖地的下来,他就再也没有玩闹的心情了。

  

  也有许多女孩子想要追张绵期,更大胆的,在校门口,堵住张绵期,说:“张绵期你的头发好可爱,我真的想和你交往。”

  张绵期是卷发,头发的颜色是褐色的,看起来确实可爱,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被人称为娃娃的原因。

  张绵期切了一声,第二天,把自己剃成了一个秃子,大大咧咧的来到了学校。

  

  他初二的时候就剃过光头,那时候是因为喜欢和人家打架,一打群架,最有优势的就是那些光头,打架的时候不会被拽住头发,那时候因为张绵期的卷发卷的很厉害,其他学校的人总是嘲笑他‘张绵期长了一头的绵羊毛,应该叫张绵羊。’

  张绵期一怒之下就把头发全都剪了。

  

  事实证明,真正的帅哥是,无论板寸还是光头,都是帅哥。

  那女人看着张绵期的光头,先是歇斯底里的狂笑,然后拍着张绵期的后背说:“怎么办?你这样,我还是好喜欢你。”

  然后就要伸手拉张绵期的手。

  张绵期退后一步,警惕的看着女人,半天,说:“我不喜欢你,对不起。”

  

  张绵期觉得恶心极了……

  他的脑子里全是沈拿云对他说的‘和你交往的女人想让你陪她上.床,你会烂鸡鸡烂鸡鸡鸡鸡鸡鸡鸡鸡……’

  

  “擦。”张绵期愁眉苦脸的说,“沈拿云,你害惨我了……”

  

  那天晚上,已经放假了的沈拿云来到了绵期家里,看着张绵期的光头,竟然没有笑出来,只是摸了摸张绵期的头,说:“你低下头,让我看看。”

  “嗯。”张绵期个子高,要弯着腰才能让沈拿云看到自己的头顶,“是不是没剃干净?”

  “很干净。”沈拿云沉默着,突然靠近张绵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