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
  3. 男人法则
  4. 分卷阅读9

分卷阅读9

不?”

  “……”张绵期啧了一声,心说你要和我吃饭还说的那么理直气壮,当时不客气的说,“你想干什么?”

  女孩儿的脸僵了一下,气场有些弱,却强挺着腰:“我、我觉得你人挺不错的,你觉得我怎么样?”

  

  受生长环境影响,张绵期有点大男子主义,在家里就算了,在外面要争口气,不可能被女人压迫,省的让妈妈碎碎念‘当年为什么生的不是女儿……’

  非要说的话,他喜欢的应该是温顺、知书达理的女人,有点像是……他妈的,怎么张绵期脑子里想的是沈拿云啊?

  反正绝对不是眼前这种类型的女人。

  张绵期对那个女人一点好感都没有,当场就想说:“不怎么样。”但是又顾及着女孩儿的面子薄,不好说什么。

  

  更巧的是,那时候,李大狗突然给他打了个电话。

  

  【绵期绵期,今天我和盈盈拉手了,觉得很幸福~你们学校的美女多吗?你这样的人肯定早交到女朋友了吧?什么时候有时间来出来一起聚一聚~~】

  气的张绵期头脑失去了冷静,心说你这是成心气我呢?他一把拽住那个女人的手:“我觉得你挺好。”

  

  女人睁大了眼睛,报以适度计量的娇羞,轻轻捶了张绵期一拳头。

  

  张绵期怒了,你丫竟然敢打我?

  但是张绵期把想说的话咽下去,背着书包,头也不回的从学校走了。

  

  背后的女人大喊:“张绵期你干什么去?不是说要和我吃饭去吗?——”

  

  张绵期头也不回,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肩膀被谁拍了一下。

  张绵期回头一看,是沈拿云。

  

  刚刚暴躁的快要发飙的怒气,再看到沈拿云的笑脸的时候,突然就烟消云散了。

  

  沈拿云露出笑眯眯的脸,说:“那个姑娘在喊你。”

  “我知道。”张绵期又有点不耐烦。他对女人向来都不耐烦。

  “她让你请她吃饭。”

  “……”张绵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不要拒绝人家姑娘啊。”

  张绵期纠结,说:“你不是说,婚前交往会烂鸡鸡吗?”

  “是婚前xing行为。”沈拿云纠正道,“不包括请女孩儿吃饭。”

  

        

炮灰。

  

  

  张绵期不情愿的带着那个女人来到了冷饮店,就只知道那女人叫李倩,其他的也没问,然后张绵期就完全不打算和她说话,一进去就拿出作业本问沈拿云化学题,根本不想理她。

  

  李倩显然没想到张绵期长得相貌堂堂,对女人的态度却是混蛋,但是陷入爱情中的女人是没有理智的,李倩没有怪张绵期,反而在想,是不是沈拿云夺去了张绵期的注意力?

  

  李倩开始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打断沈拿云的话头,然后让沈拿云下不来台。

  沈拿云愣了一下,受拿云母亲的影响,拿云看待女性一直都是带着尊敬的,他见过太多的女强人,但是显然没想到这女孩儿心智不成熟到这种地步,但是他并不在意,反而觉得这样性格的女孩儿,很——很有意思。

  张绵期本来有些生气,心想你不能等人家说完了在说话啊?但是一看沈拿云都不生气,生气的话就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李倩越来越愤怒。心说我和我男朋友(?)出来吃饭你一个大男人做个什么电灯泡?

  在服务生端来饮品的时候,李倩站了起来,对服务生说:“我来。”随后用手将饮品端了过来。

  张绵期看着李倩的手大幅度的向着沈拿云这边泼了过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李倩笑道:“这牛奶怎么这么冷?”

  

  李倩当时只是想让沈拿云出丑,比如将牛奶洒在沈拿云的手背上。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时的李倩觉得,沈拿云轻轻地把他自己的脑袋,向着杯子低下凑了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哗啦——

  

  冰冷的牛奶,顺着沈拿云的头,全部,倾泻流下。

  沈拿云闭着眼睛,任由牛奶流淌在自己的脸上,奇怪的是,他还似乎勾起了嘴角。

  

  张绵期将全部注意力全都放到了那个杯子上,根本没注意到沈拿云的表情,手忙脚乱的拿起餐巾纸,声音再也压不住了。

  

  “你干什么呢?!”

  

  张绵期眼睛都红了。

  他都不能忍受女人对自己大呼小叫,又怎么能忍受女人欺负自己的好兄弟。

  

  李倩吓了一跳,连忙说:“对不起。”

  “对不起个屁!”张绵期爆粗口,感觉到沈拿云冷的哆嗦,后颈的青筋都突出来了,大声说,“你丫的要不是个女的,我揍不死你的!滚!!”

  

  沈拿云用冰冷的手指握住张绵期,声音都打着哆嗦:“绵期,公共场所,注意素质。”

  

  张绵期摸着沈拿云粘腻的后颈,害怕他被冻坏了,拉住沈拿云的手,说:“快回家,别感冒了。”

  留下目瞪口呆的李倩,不知所措。

        

舔。

  

  然而沈拿云还是感冒了,半夜高烧,被家人送到医院,无论如何都无法退烧。

  这次感冒当然不止是因为下午的事情。实际上,沈拿云很早以前就开始出现了一些症状,比如用眼时间太长就会眼睛发炎,从而引起高烧不退。

  

  高三对一个学生有多重要,张绵期当然知道,所以他越发的后悔,放学的时候,叫着那个李倩,买了一束花,打算去看望沈拿云。

  

  李倩在得知自己泼了牛奶的人是高三学生会会长时就开始有些后悔了,但是让她去一样,她也非常不情愿,站在医院门口说:“这里面有没有死人?我害怕……他要是传染病怎么办……”

  

  张绵期捏了捏额头,皱紧眉端,半天,才说:“那你走。李什么的,我告诉你,你简直我见到的最差劲的女人,咱们不合适,你爱走就走,我不强求。”

  李倩愣了一下,随即站在医院门口破口大骂,灰溜溜的走了。

  沈拿云的母亲正好出来买东西,一看门口拿着鲜花的小伙子,立刻懂了什么,连东西都没买,跑着回了病房。

  

  张绵期一晚没睡着,这会儿强打精神,抱着鲜花,来到了沈拿云的病房,还没进去,就看到了沈拿云的妈妈,蹲在墙角,小声的哭泣。

  

  “阿姨……?”

  “啊?恩。”女人站了起来,“你是……?”

  “我是沈拿云学长的同学,过来看他。”

  “哦,恩。”

  “您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