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
  3. 男人法则
  4. 分卷阅读8

分卷阅读8

时候张绵期一睁开眼睛,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眼前是一件洁白的校服,淡淡的香皂味儿就是这上面的。

  张绵期怔住了,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情况。他只能保持现在的动作,浑身僵硬。

  他他他……

  竟然躺在沈拿云的大腿上,而且脸正好对着沈拿云的小腹。

  张绵期听说过男女朋友谈恋爱的时候,女生也可能这样躺在男生的大腿上。但是他和沈拿云是什么关系?学长学弟?而且为什么是自己躺在他腿上?

  张绵期尴尬的坐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模模糊糊的说:“几点了?”

  “还有十分钟上课。”沈拿云收拾了一下书本,“我们走吧?”

  张绵期愣愣的看着旁边。有几个女生正冲着他暧昧的笑笑。

  “……”张绵期做出吞咽的动作,“走吧。”

  沈拿云收拾好了书本,想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又坐下来了。

  “怎么了?”张绵期连忙扶了他一下。

  “没事。”沈拿云苦笑,揉了揉腿。“要不你先走吧?”

  “腿麻了吧?”张绵期弯下腰,揉沈拿云的腿,“很疼吗?你怎么不叫醒我啊?”

  在张绵期碰到沈拿云的腿的时候,沈拿云轻轻的抖了一下,说:“没事。你先走吧?”

  “我等你。”张绵期轻轻地说。

  

        

婚前性 行为

  

  张绵期这么和沈拿云学了一个月,自己没觉得怎么样,只是觉得上课听讲容易了。

  到了月考的那一天,张绵期做题也觉得异常顺手,没遇到什么难题。

  成绩公布那天,张绵期瞠目结舌。

  

  他们学校设有三个实验班,都是年级前一百二十名,按理说年级第一名肯定是出现在实验班,但是张绵期拿到那张成绩单,却看到自己的年级排名是第一名……

  

  物理老师拍了拍他的肩膀:“张绵期,考得不错。”

  “不不不。”张绵期否认,“这只是巧合……”

  “是巧合吗?”物理老师笑眯眯的看着他,但笑不语。

  于是张绵期想说的‘是啊’就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然后第二次期中考试,他又是年级第一名……

  

  张绵期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沈拿云要他抓紧高一了。

  你高一学习成绩好,别人给你的定义就是好学生,不管你今后的成绩怎么样。

  总有人对隔壁班的人说:“张绵期就是属于那种不好好学习也能考得很好的人……”

  这样惊人的成绩,吓得许多女孩子不敢有和张绵期交往的想法。

  

  初中的时候,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张绵期。张绵期不清楚她们喜欢的是自己的脸、还是自己打架时候的身手。但是张绵期从小生活的环境就是,他妈妈爸爸都特别喜欢女孩儿讨厌男孩儿,时间久了,就培养了张绵期扭曲的性格。

  他讨厌女人。

  到了初二的时候,张绵期觉得自己应该找个女朋友,但是还没成功,他妈妈就跑到学校,戳着张绵期的脑门,把那件事给搅黄了。

  

  到了高中,张绵期叫苦不迭。

  他想和女孩儿交往,但是他肯定不会主动追女生,然而他这样惊人的成绩把好多女孩儿都吓跑了……

  

  张绵期很纠结。

  更让他纠结的是,那天晚上,李大狗给他打了个电话。

  笑呵呵地说:“绵期,和我盈盈交往了。”

  “嗯?”

  “我和盈盈交往了~”

  “……”

  

  张绵期很想把手机砸了。

  从上初中起,张绵期就知道自己对盈盈没有兴趣,但是李大狗这小子,明明什么都不如自己,怎么能比自己早有女朋友?

  

  那天中午,在自习室,张绵期坐在沈拿云旁边,压低声音,在沈拿云耳边说:“我有一个好朋友……他学习没我好长的没我帅,但是竟然比我早交到女朋友……学长,你有没有女朋友?”

  

  沈拿云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但是飞快的掩饰过去,笑着说:“没有,女人很可怕。”

  “嗯?”

  “绵期,你最好不要和女人交往。”沈拿云淡淡的说,“交往本身没问题,但是如果你们在结婚前有了xing行为,会烂鸡鸡。”

  

  张绵期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信了。

  

  

  沈拿云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瞎话:“这里面的生物学常识包括许多,等你到了高二就懂了。”

  “但我我们以前的男同学——”

  “哎。”沈拿云叹了口气,定定的看着张绵期说,“你不信我?”

  “……”张绵期词穷。

  

  他当然是信他的。

  沈拿云太厉害了,无论什么题,只要是课本上出现的,沈拿云肯定能解出来,而且第二天订正答案的时候全是对的。时间长了,张绵期就有了一种‘沈拿云说的全是对的’的思维惯式。尽管沈拿云说的那些实在是耸人听闻,但是张绵期还是觉得相信他。

  

  张绵期点点头:“我知道了。”

  

  沈拿云松了口气,埋头装作写作业,垂着眼帘,掩盖自己的情绪。

  

  整个下午,张绵期一直都在思考沈拿云的那些话。

  像他这个年龄的孩子,什么河蟹v啊河蟹书啊肯定是看过,但是没有和父母谈论过,因为太尴尬了。而河蟹v河蟹书也没有说那里面的男主角有没有结婚啊……

  张绵期拉住旁边的同学,压低声音,说:“小胖,我问你个问题哦。”

  “恩恩。”被成为小胖的男孩儿很欢快的说,被第一名问问题最有面子了。

  张绵期犹豫了一下,声音很小很小的说:“你说……到底会不会……烂啊……”

  “什么?”小胖没听清楚,“烂什么?”

  “……”张绵期恼羞成怒的坐直,“没什么!”

  因为实在是无法问别人,张绵期很无奈的,相信了沈拿云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如此巧合,那天晚上,张绵期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有一群女孩儿站在张绵期必经之路上,面上带笑,但是明显非常紧张,时不时的瞥向张绵期这个方向。

  

  张绵期一看就知道这帮女孩儿想干什么了,快走两步,不想搭理她们。

  这时,有一个比张绵期矮两头的一个女孩儿快步冲上前,有些忐忑,声音发颤的说:“你、你就是张绵期吧!”

  “……”张绵期单肩背着书包,其实真的不想说什么了,他想的是,这么老土的搭讪方法,亏她想的出来。

  女孩儿一看张绵期不说话,一仰头,说:“我想和你一起吃饭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