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
  3. 男人法则
  4. 分卷阅读7

分卷阅读7

  虽说是张绵期请客,但是沈拿云一点完单就立刻抽出纸币,按住了张绵期躁动的手,说:“我是学长,让我来请客吧。”

  张绵期一下子就炸了,因为是餐厅也不能大声说话,只好从沈拿云对面坐到了沈拿云的旁边,说:“不行,说好了我请客,就只能【我】请客。”张绵期将那个‘我’咬的很重,严肃的看着沈拿云,正襟危坐。

  张绵期特别讨厌别人觉得自己是蹭饭来的。

  沈拿云定定的看着张绵期,半晌,叹了口气,接过来张绵期递来的等额的纸币,说:“那好吧。”

  服务生拿来找的零钱,沈拿云对服务生说:“请给那位先生,谢谢。”

  

  张绵期‘呃’了一声,用手指抵着额头,有些不大好意思抬头看服务生。

  在家里,妈妈叫他‘臭小子’,在学校里,同学叫他‘绵期’,却从来没有人称他为‘先生’。

  张绵期有些得意。

  没有经历过少年时期,你永远无法想象一个孩子对于成长的渴望,哪怕是一个称呼。

  

  沈拿云沉默的看着张绵期,嘴角微微弯起。

  

  张绵期原本以为沈拿云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好学生,觉得和他一块吃饭肯定很无聊,没想到沈拿云从开头到结尾都没提成绩的事情,端着勺子,说:“这里的牛奶很纯,很好吃。”

  听得张绵期心花怒放,心想,废话,不好吃能请你来吗?

  张绵期咳嗽了一声,说:“其实就是三元牛奶……特便宜的那种,一小袋两块钱,我认识那里的店主,单独付费,让他用这种牛奶给我做冰——我喜欢喝三元的牛奶,伊利的太稠了,想吐。”

  沈拿云点点头,其实他对这里的冷饮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想和张绵期搭话罢了,沈拿云记忆力极强,懂的东西多,又善于察言观色,吃完这顿饭之后就逗的张绵期狂笑不止,出门的时候对沈拿云勾肩搭背,整个人像条绳子一样缠在沈拿云的身上。

  沈拿云紧紧握拳,却做出淡然的模样,任由张绵期趴在他身上,微笑。

  到附近的小饭馆吃麻辣烫,这回沈拿云学乖了,不抢着付钱,只说:“下次我请你。”

  “几块钱的事儿。”张绵期说,“别挂在心上,不碍事。”

  张绵期嗜甜,也喜欢吃辣,却怕辣。等到店主将麻辣烫端上来,晾凉了后,张绵期猛地把麻辣烫塞到嘴里,被辣的满眼通红,喝了两瓶的水都不管事,只能伸着舌头,哆嗦着对沈拿云说:“吃饱了吗?快、快回学校,我闻不了那个辣味……”

  沈拿云立刻放下筷子,跟着张绵期回去。

  

  他们回去的时候,开学典礼还没有结束,大老远就听到广播寻找沈拿云的声音,张绵期疑惑的问:“他们找你有事情吗?”

  “……没事。”沈拿云咳嗽一声,说,“我带你去教室,有些话要和你说。”

  “好。”

  这所学校占地面积很广,从校门口走到高一楼,快也要走二十分钟。张绵期他们刚吃完饭,不能走的很快,沈拿云干脆就直接说了。

  

  “绵期,有些话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和你说的。”

  张绵期奇怪地看着沈拿云的表情非常严肃,问:“怎么了?”

  “你觉得高一,应该是什么样的?”

  “……”张绵期沉默了一下,说,“应该比高三轻松吧。”

  “错。”沈拿云斩钉截铁的说,“如果让我重来一次,我绝对会比以前还要努力。学校看什么不是看成绩?高一努力绝对比高三努力要有用,要想轻松的上学,你当初就不应该报考这个学校。”

  

  张绵期愣了,把从沈拿云身上的手抽下来,气氛一下子冷了。

  张绵期讨厌别人管自己学习的事情,有时候就算是老妈说两句张绵期都受不了,更何况是被沈拿云说了。张绵期懂,沈拿云是为了自己好,但是就是觉得不舒服。

  甚至涌上了一种‘你为什么、凭什么管我’的想法。

  

  沈拿云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交浅言深,说:“抱歉,我的意思是……”

  沈拿云放缓了声音。

  “你请我吃饭,作为回报,我从今天起可以帮你讲题。”

  

  张绵期‘呃’了一声,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沈拿云这样的好学生,基本是可遇不可求的,个个都是顶级学霸,要向他们抽出时间帮你讲课真是很难。

  张绵期第一次来这么好的学校,本来就觉得措手不及,能有沈拿云的帮助,当然是好的。

  

  但是,张绵期说:“高三很重要……我不要浪费你的时间。”

  “我现在就在复习,每天中午十二点去学校图书馆的自习室,你去那里找我。”沈拿云说,“没关系,我也要从高一重头学。”

  张绵期看着沈拿云,点了点头。

  

  因为刚来学校,张绵期虽然不适应,却尽量把生活的作息时间调整的和沈拿云一样。

  沈拿云学习真的很有一套,轻描淡写的说几句,就能让张绵期记住很多东西。

  

  张绵期拿着高一的物理书,哗哗的翻了几页,沈拿云突然按住其中的一页,压低声音说:“停,这个要好好看。”

  “恩?”张绵期反问,“我们老师说这个不重要……”

  “高考不重要,但是月考很重要。”沈拿云说,“也许你们这一届没有月考?那期中考试也肯定会出现,看看。”

  “恩……”

  

  累的时候,张绵期就趴着看沈拿云写作业。沈拿云的手指修长,写出来的字和他的人一样,正直、端正、一丝不苟。

  有时候看着看着张绵期就会不由自主的攥住沈拿云的手指,拿到自己眼前看。

  沈拿云也不问他是在干什么,就沉默着把左手给他玩,自己用右手继续写作业。

  沈拿云的手指甲修剪的得体,边边角角没有一丝污垢。张绵期特别喜欢干净的人,看到沈拿云的手指,觉得他是个非常干净的人,整个人都透露着书卷气,让人忍不住喜欢。

  他甚至想把沈拿云的手指放到嘴里。

  但是他没敢。

  有时候张绵期困的想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儿,沈拿云就会阻止,说:“趴着你的颈椎压力太大了,而且对腰也不好。”

  “……困。”张绵期眯着眼睛说。

  “那你躺我腿上。”沈拿云说,“行吗?”

  “好啊。”张绵期已经快要进入睡眠了,看什么都是模糊的。

  然后他就觉得自己好像躺在了什么有点硬也有点软的地方上,热热的,有一种淡淡的香皂味儿,让人非常有安全感。

  张绵期一闭眼就睡着了,太困了,他一个梦都没做。

  醒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