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
  3. 男人法则
  4. 分卷阅读6

分卷阅读6

个也学过跆拳道的人。张绵期一看他那架势,就知道他好几年都没练了。

  张绵期本来想给他留点情面,谁想到那人竟然什么都忘了,出拳打张绵期的脸……

  张绵期这辈子最讨厌别人打他的脸= =b

  但是张绵期的教养够,他忍了一次,在那个同学第二次试图把手凑到张绵期脸上的时候,张绵期单手拽着他的手腕,翻身用后背顶着他的胸腔,干净利落的弄了个过肩摔。

  那人躺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张绵期估计自己那下子,他第二天起来后背都能紫了。

  台下的人集体‘哦——’了一声,随后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抱歉啊。”张绵期笑,笑得很温柔,然后凑到那人耳边,说,“你大爷的。”

  “……”那人扶住张绵期送过来的手,被张绵期拽着,从台上走了下来。

  

  第二天,开车从基地出来,张绵期拉开了他高中生活的序幕。

        

男人被说长得好看没意思。

  

  张绵期初中的时候特别喜欢打架,他觉得男人嘛,除了拳头可以解决问题,还能用什么方法?写信?太好笑了……

  那时的张绵期背着很多的处分,大部分都是打群架。但是因为他学习成绩很好,毕业的时候都被撤销了。

  到了高中,张绵期觉得自己似乎不需要用拳头说话了。

  他来到了一个充斥着高素质人才的顶级高中。

  那个让他妈妈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高中,他来了。

  

  张绵期拉着行李箱,漫无边际的走在广阔的校园里,暗叹,不愧是百年老校,这么大,抵得上多少个足球场了?……

  大很好,但是直接造成了张绵期找不到自己的宿舍在哪里。

  张绵期眯起眼睛,看着前方,突然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背影。他快走两步,追上那个很熟悉的背影。

  “同学。”张绵期尽量让自己说话文绉绉一点,“请问学生宿舍在哪个方向?——咦,你不是……”

  

  那个人回头,张绵期几乎把舌头咬断,怪不得觉得熟悉呢。

  这不是小时候住在他家隔壁的那个沈拿云吗?

  

  沈拿云变化不大,还是像以前一样风度翩翩,脸上全是雀斑,眼睛大的像是在瞪人。

  沈拿云见到张绵期,突然就笑了。

  

  张绵期下意识的看了看沈拿云的大门牙。

  平的,很正常。

  

  “学生宿舍?你要去吗?”沈拿云推了推眼镜,声音有些发颤的说,“我带你去吧。绵期。”

  “啊?哦,好,谢谢。”张绵期有些惊愕沈拿云那么亲密的叫自己的名字,后来一想,可不是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张绵期就让沈拿云这么叫自己。

  沈拿云旁边跟着一个女生,见状睁大了眼睛,说:“会长,咱们不去组织新生动员会吗?”

  “你自己去吧。”沈拿云显得心情很好,“我马上就不是会长了,你应该适应一下,我还有点事,你帮我组织吧。”

  在女人惊恐的表情中,沈拿云想要帮张绵期拉行李箱,却被张绵期一把夺过来。

  

  张绵期问:“会长……是学生会会长吗?”

  “是。”沈拿云淡淡的说,看到张绵期皱眉,连忙解释,“其实在这个学校里,只要是综合排名在第一名就可以是学生会会长,刚才那个女孩就是高二的第一名。没什么特别的。”

  “哦。”张绵期不明白沈拿云为什么给他解释的这么清楚。

  沉默了一会儿。

  “你……”沈拿云握拳,打破宁静,“怎么想考到这里呢?”

  “谁知道啊。”张绵期说,“我妈想让我来这里,我就来了。”

  “啊……”沈拿云欲言又止,气场明显弱了。

  

  张绵期安顿好了自己之后,看着旁边尽职尽责一直等着自己的沈拿云,露出白亮的一口好牙,说:“今天真是谢谢你,我请你吃饭。”

  “好啊。”沈拿云推了推眼镜。也不客气。

  “你都高三了,是不是很忙?什么时候有时间?”

  

  沈拿云叹了口气,说:“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你还不清楚咱们学校吧?高一高二猛抓,高三全面自主复习,我时间可以挤出来,你,可能有点困难。”

  

  “呃……”张绵期想了想,说,“一会儿是开学典礼,我不去的话会不会有问题?”

  沈拿云咽了咽口水:“没问题。”

  “你呢?”

  “……也没问题。”沈拿云咬着牙说。他是高三的学生会代表,把一切事情都推脱了当然有问题,但是沈拿云说的坚定,没有漏洞。

  “那我们一会儿去吃饭吧。”张绵期说的很欢快。他很饿,正是长身体的时期,他每顿饭都能吃两碗饭。

  沈拿云点了点头,看着张绵期的笑容,有些恍惚。

  

  去饭馆的途中,张绵期突然伸手捏住了沈拿云的脸,笑道:“其实,你的脸长大了之后,长得也不是那么难看。”

  沈拿云愣了。

  “眼睛。”张绵期比划了一下,“以前觉得太大了,现在看起来也没有以前那么可怕了。”

  沈拿云顿了顿,说:“你却没变,你还是那么……好看。”

  “滚。”张绵期嬉笑道,“再说我好看我和你急啊,学长。”

  “真的。”沈拿云急了,有些结巴,“你你不信我?”

  张绵期叹了口气,道:“男人被说长得好看没有意思。你应该说我长得爷们。你看。”张绵期抬起手臂,弯曲了一下,有些炫耀的说:“你看,我的肌肉。”

        

抱大腿。

  

  沈拿云听得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出来,低着头,象征性的摸了摸他的肌肉,说:“恩,很好,很爷们。”

  其实张绵期的肌肉看起来并不夸张,加上皮肤太白,人也瘦,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他的肌肉。

  沈拿云只是想顺着他的思路说话而已。

  张绵期奇怪的想,这个沈拿云长得那么难看,笑起来却意外的让人觉得舒服。像是沈拿云那个有气质的老妈,根本不用看你的长相,一看你的气质,就能判断你到底是个什么人。

  张绵期想,那沈拿云,一看外表,就是一个顶级的好学生嘛。

  

  张绵期站在经常去的一家冷饮店前,停顿了一会儿。虽然张绵期非常讨厌女孩子喜欢的东西,但是实际上他最喜欢吃甜的,一看到冷饮店就走不动路,特别想带着沈拿云去吃一次,却害怕沈拿云觉得他幼稚。

  沈拿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了然,拽着张绵期的胳膊,说:“好热,咱们进去坐一会儿吧。”

  张绵期欢快的说:“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