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
  3. 男人法则
  4. 分卷阅读5

分卷阅读5

等到旁边的人看到那人脸上和张绵期的拳头上都是血的时候,连忙过来拉开张绵期。张绵期任由他们拉,过了一会儿,猛的踹了一脚离他最近的人,声嘶力竭的吼:“傻x!再敢叫我娃娃——我要你们的命!”

  

  那场张绵期单方面的斗殴以初二年级学生大过、张绵期无责结尾。

  从此,张绵期的剽悍在校园里几乎是人人知晓,再也没有人敢当着张绵期的面说他的长相如何。

        

我能把你一下子变成女人。

  

  初二的时候,张绵期的身高就已经变成了一米六,到了初三更是朝着一米八方向发展。他变音变的很成功,带着属于少年的那种沙哑,原本稚嫩的长相慢慢张开,褪去了一些少女的清纯,加上了不少少年的气质。比如说,他的侧脸轮廓被撑开,从侧面看,他脸的轮廓宛若鬼斧神工。再比如说,他的喉结长出来了,显得脖颈纤细修长。

  再也没有人说他像是女孩儿。他只是长得很美罢了。

  

  值得一提的是,张绵期小学时候没被开发出来的学习天赋,却在初三的时候被开发出来了。中考的压力铺天盖地的涌过来,就连张绵期这样吊儿郎当的人都知道好好学习了。

  到了中考的时候,从来没考过第一名的张绵期,在中考这次,终于取得了第一次也是初中最后一次第一名……

  

  张绵期的妈妈捧着张绵期的录取通知书,啧啧的叹气,说:“你老妈我不仅给了你一副好皮囊,连脑子都这么好使。”

  张绵期叹了口气,说:“妈,第二句话我接受了,把第一句话塞回你肚子里,快。”

  

  然后张绵期就开始了他的高中生活。三个月的暑假一晃而过,张绵期参加了学校的军训。张绵期憋了一暑假快要闷死了,越要军训他越高兴。

  学校军训的基地是在山里,完全封闭,不让外界接触。

  张绵期兴奋的来到基地,集合,准备痛快的玩一玩。

  

  然而高中军训和初中军训有很大的区别,就是不让人玩,要的就是训你,特别严格。

  张绵期这种体格健康的野孩子还可以,有的其他的看起来就是优等生的白斩鸡第一天就要晕过去了。张绵期很惊愕,这还是男孩子呢,怎么看起来比女人还不如……

  练习正步走的时候,教官命令他们把腿抬到半空中不许动,结果不到一分钟就有人坚持不住了。

  “晃什么晃,”教官大声的吼,因为男女生分开练,他说话就比较豪放,“打飞机呢你们?!”

  教官是个东北老爷们,说话特别有意思,一下子逗的全班都笑了起来。张绵期旁边的一个男孩儿趁机偷懒,把腿放下来,冲着张绵期笑的都打哆嗦了。

  张绵期一看教官走到他们边上,连忙戳了戳那个男孩儿,说:“快抬起腿。”

  那教官没抓住偷懒的人,哼了一声,说:“再敢偷懒回去操.练死你们。”

  张绵期看着那教官的样就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呢,右腿的酸痛已经忍不住了,忍不住轻轻的点在地上。

  第一天总算是熬过去了。

  那天下午男生一股脑的全都涌进澡堂里,痛痛快快的洗澡。

  张绵期闭上眼睛,聊起刘海,对着喷头冲自己的脸。

  旁边有几个男孩儿小声的嘟囔。

  “你看那个脸……”其中一个说,“真是……”

  “看他洗澡我还以为走到了女生浴室= =”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

  

  张绵期当然听到了,他关上喷头,走了几步,突然一把攥住了中间说得最欢的那人的小鸡鸡。

  “……”那孩子都愣了,惊呆了看着张绵期的手,没做成反映。

  “我是不是女人你不是一眼就能看到?”张绵期冷冷的说,“知道了就别他妈给我瞎说。我不是女人,但是我能让你一下子变成女人,你明白了吗?”

  “……”那人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张绵期骂了一声,拿起香皂,死命的洗手,想把一切不干净的触感全都洗掉。

  

        

一点亏都不能吃。

  

  像是张绵期这种人,不引起男人关注就会引起女人关注,果然,第二天中午吃完午饭,刷碗的时候,张绵期手上都是油拧不上水龙头,无奈之下,张绵期只能掀开背心,牺牲自己的背心放到手里拧水龙头了。

  张绵期这一掀开,就露出了他白皙的腹部,还有上面纹理清晰的肌肉线条。

  张绵期感觉背后一股冷气,一回头,果然隔壁班的那帮女生正盯着他后背看,一见他转过头,也不躲避,直盯盯的看着张绵期的小腹。

  ……现在的姑娘都怎么了?

  张绵期叹了口气,把背心拽下来,转头走向集合地点。

  他的皮肤属于那种一晒就黑,不晒就很白的类型,第二天的时候张绵期衣服下和衣服外的皮肤就不一样了。

  “瞧瞧。”张绵期掀开自己的背心,“我也能被晒的很爷们的。”

  他将自己全部的皮肤都暴露在阳光下,希望能晒的更黑一点。

  结果这一晒就晒的过头了,他开始脱皮了,脖子后面都能看到嫩肉,一流汗就要了命一样的疼。

  张绵期开始还想硬抗,结果教官拽着他的领子把他送到医务室,说:“你下午别来了。”

  “不行。”张绵期说着就要走,医生连忙拽着张绵期的胳膊不让他走。

  医生戴着口罩说:“低着头,让我看看。”

  “不让。”

  “……”

  教官‘嘶’了一声,骂:“人家都争先恐后的要来休息好不好,我特意批准你可以休息一下午。”

  “要来休息的都是娘们好不好?”张绵期恼羞成怒,“我一个大老爷们休息个屁!!”

  张绵期爆粗口。

  医生淡定的看着张绵期,说:“那你乖乖让我擦药,我立刻让你回去。”

  “……”张绵期想了想,说,“那好吧。”

  于是张绵期后脖子上涂了不少的润滑粉啊还是什么东西的,大义凛然的走到了基地。

  再后来,张绵期的脖子好了,长出了嫩肉,看起来后颈就像是个婴儿一样。

  七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最后那一天还有个联欢晚会。山里面大半夜的冷死人,张绵期想着反正挨冻也是挨冻,还不如上台表演个什么节目。

  张绵期上报的是跆拳道。

  他一上去,先做的是一些常规的动作,什么前提横踢的,拿靶子的人很不专业,让张绵期把靶子踢飞了好几次。

  临走的那一天所有人都乐疯了,一直让张绵期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张绵期心想反正也快冻死了,再来一个就再来一个吧。

  上来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