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
  3. 男人法则
  4. 分卷阅读4

分卷阅读4

?”

  在张绵期妈妈‘吼吼吼’的笑声中,张绵期叹了口气,说:“我是男的。”

  “那怎么养的这么漂亮啊?”

  张妈妈心满意足的加上了一句:“我家孩子,从小就是姑娘样的养,他身子骨不好,小时候要穿女装才能保平安。”

  “……”张绵期身体不好?那才怪了呢,只不过是妈妈喜欢买女孩儿的衣服好不好?

  张绵期苍白着脸上台,沈拿云走过来想和他对台词,一看到他,眼睛就睁大了。

  “停。”张绵期说,“你要是想评论我的长相,现在就闭嘴,不然你看我揍不死你的。”

  

        

真的亲上了。

  

  

  除去张绵期的不合作,那天的演出实际上是非常成功的。舞台上,当任性的公主最后充满同情心的捧桩圆滚滚的青蛙’并且吻上去的时候,全场爆发了热烈的掌声。

  沈拿云楞住了,他没想到张绵期敢吻自己的嘴唇。

  张绵期也是,他只不过是大脑一片空白,只是看着沈拿云苍白的嘴唇,下意识的就碰了碰。

  随后张绵期想,没关系啊,两个爷们,碰一下就碰一下吧。完全没想那只可怜的青蛙,整个人仿若雷击的站在舞台上,动弹不得。

  那天晚上回到家后,沈拿云发起了高烧。他迷迷糊糊的对母亲说:“妈。我完了,我快要死了……”

  沈拿云的母亲哭笑不得,握住他的手,说:“别瞎说。”

  “妈,我爱你。”沈拿云看着天花板,呆呆的说,“有些话我一定要和你说。”

  沈妈妈心里酸涩,又感动,她吻了吻沈拿云的额头。

  “妈,我喜欢绵期。”沈拿云的声音沙哑,“就像是你喜欢爸爸一样。我想和他过一辈子。我是不是很奇怪?”

  

  沈妈妈楞住了。

  从很小的时候,沈拿云就表现出了同年人绝对没有的聪慧。他聪明的简直不像是个正常的孩子。他有超乎寻常的记忆力以及计算能力,而且成熟、冷静,简直不像是个小学生。

  沈拿云的妈妈一直害怕这个孩子太过优秀,反而会害了他。

  所以当这个孩子说‘我是不是很奇怪’的时候,她竟然舒了一口气。

  沈拿云沉默的看着妈妈,虽然妈妈没有什么过激的表现,但是沈拿云知道,她其实很伤心。

  “我还是离他远一点吧……”沈拿云虚弱的说,“妈?”

  自从那次演出之后,张绵期上课的时候经常会下意识的回头看沈拿云。这时候,沈拿云就会紧紧抿住嘴,一句话都不说。

  张绵期觉得没趣,然而过了几天,就听说沈拿云跳级了,连跳两级,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突然变成了比自己大两级的学长。

  张绵期很生气。

  

  但是他还是不努力学习,和李大狗、盈盈玩的欢快,有一天他们一起荡秋千,张绵期突然想起了那个严肃的小孩儿,啧了一声,说:“你们说,为什么我见到沈拿云的时候,那小子总是瞪我?”

  “他没有瞪你。”盈盈细声软语的说,“我妈妈说,他的眼睛太大了,看起来就有些像是瞪人~”

  “那,”张绵期眯眼,“为什么他都不和我笑?整天板着脸,烦都烦死了。”

  李大狗看着张绵期,笑呵呵地说:“你知道以前沈拿云的绰号叫什么吗?”

  张绵期冷笑一声:“沈大狗?”

  “呸!”李大狗很生气,过了一会,着急的说,“叫【沈大牙】!不是大狗是大牙。他们家搬到这里就是为了给他治牙。他的大门牙是向外突出来的,特别丑。”

  “恩?”张绵期想了想,说,“怪不得,他和我说话的时候都是别着脸的……”

  

  张绵期终于又有了一个可以在他妈妈面前挺直腰杆的理由了。

  然而还没等他挺直腰杆多久,沈拿云就小学毕业了。

  沈拿云整整比他早毕业两年。

  毕业那天,沈拿云来到了张绵期的身边,突然握住了张绵期的手,张绵期虽然觉得两个大老爷们握手有些奇怪,但是因为沈拿云的手修长有力、冰冷干燥,让张绵期觉得很舒服,所以就没有挣扎。

  沈拿云常年握住琴弦、绝对不会颤抖的手指,那一刻竟然颤抖了。

  

  沈拿云抿着嘴,小声说了些什么。

  

  张绵期没在意,那天晚上回家的时候,突然明白了。

  他说的是:“谢谢你。”

  谢什么?

  张绵期想了两年都没有想出来,然后就该自己毕业了。

  

  毕业典礼上,盈盈和大狗都哭了,只有张绵期觉得挺好玩,哎,我是初中生了。

  张绵期听说沈拿云去了县里最好的一所初中,有百年的历史,是凭借他惊人的数学成绩去的。

  张绵期没有沈拿云那么可怕的数学成绩,所以他就就近去了一所不是很烂的初中。张绵期脑子好使,没怎么努力也过了开学考试。

  

        

攻君很凶猛。

  

  初中后,张绵期开始长出喉结,变音,身材也慢慢的拔高了。

  他初一的时候是一米四三,因为长相太过突出,一入学他就被几个初二的小孩儿盯住了。有一个小孩儿,仗着身高的优势,想欺负张绵期,开始比较委婉,见到张绵期就喊:“娃娃~娃娃~”

  

  张绵期很生气。他讨厌任何女气的词灌在自己身上。

  但是张绵期没有表现的很不耐烦,只是淡淡的说:“请让一下。”

  后来那帮小孩儿越发嚣张,可能以为张绵期是好捏的软柿子,放学后总是在楼梯口堵张绵期,为首的人甚至捏着张绵期的下巴,说:“娃娃,你还长得挺好看。”

  张绵期眯起眼睛,轻轻叹了口气,那叹气声,带着丝丝的无奈,听得那孩子心都软了。

  但是日后,那群孩子回想这叹气声,只觉得像是暴风雨前的闪电,给他们一个预警罢了。

  张绵期握住了那只捏着自己下巴的手,沉默,过了一会儿,猛的一拽,把那人拽趴在地,狠狠坐在那人的背上,用膝盖顶住他的肩胛骨,破口大骂:“你他妈B敢这么说你老子!”

  旁边跟着那孩子的人都愣了,因为张绵期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他们没有反应过来。

  被张绵期压在地上的人也没反应过来,有些恼羞成怒的说:“你敢这么对我?!”

  张绵期一把拽着他的耳朵把他翻了个个,握紧拳头,猛的砸到了那孩子的鼻子上,说:“我怎么不敢?!我为什么不敢!!”

  那人的鼻血流到了张绵期的拳头上,张绵期也不在意,一下一下,出手快而且狠,砸在了那人的脸上,其他人甚至能听到骨头和肉挤压发出的恐怖的声音。